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微交易余烬未熄 微期货卷土重来

2017年05月20日 07:07    来源: 中国经营报    

   微交易余烬未熄 微期货卷土重来

   陈齐乐

   自2017年3月底人民银行下发《“微盘”交易名单》,要求各商业银行与第三方支付公司限期停止为3001家微盘提供金融服务后,国内大部分微交易平台均在极短的时间里“销声匿迹”。

   除少数知名度不高、资金量不大的小平台未被监管关注而依旧活跃外,微交易整个行业似乎已经走到了终点。

   然而,大约在央行发布上述《名单》的一周后,多家原本业务停顿的微交易公众号却再次活跃起来。发公告,督促客户出金,开放APP服务,一阵手忙脚乱后,这些平台几乎在同一时间推出了“微期货”。

   尽管命名方式不同,但“微期货”们的业务大同小异,均提供“平台配资,实时对接期货公司,交易交割单可查”等服务。

   一位“微期货”的工作人员甚至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微期货不是微交易。微交易是做对赌的平台,是坐庄模式的。但我们只做线上配资。”

   接盘微交易?

   5月15日,一家名为“平安微交易”的公众号推送了4条内容,宣告“全民微期货上线交易”,其账号主体为深圳市誉天下商品经营有限公司。

   “平安微交易”并不是“微期货”的先行者。据不完全统计,仅仅在2017年4月至5月中旬的一个半月里,就有5个“微期货”平台上线。其中包括4月10日认证的“鸿盛云”(账号主体为“江西瑞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及“聚宝盆”(账号主体为“沈阳利景天成投资有限公司”)、4月11日上线的“全民宝”(账号主体为“云南禄宏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以及5月5日上线的“好时期-微期货”(账号主体为“深圳市世纪三辰科技有限公司”)。

   上述“微期货”平台虽然上线时间不同,但业务模式及提供的服务却大同小异。大部分“微期货”均宣称自己是“综合现有国内正规交易所(中金所、郑商所、大商所、上期所)四大交易所交易产品的交易平台”,部分还提供“美原油”或“恒生指数”的交易。

   其中,“平安微交易”的交易品种最多,涵盖上期所、大商所、郑商所的各主力合约,交易品种包括“螺纹钢rb”“石油沥青bu”“天然橡胶ru”“豆粕m”“焦煤jm”“白糖sr”“菜籽油rm”等。“聚宝盆”则有上期所的“白银1712”“铜1707”“白砂糖1709”,以及“美原油06”“恒生指数1705”。成立时间较早的“金钥匙”则除了“沪银”“沪金”“螺纹钢”等内盘期货外还提供A股、美股配资和各种外汇交易。

   一时风头无两的“微交易”曾号称“十元起投,涨跌皆可赚钱,最高盈利85%”。反观“微期货”,其在客户保证金、手续费方面要高许多。以“聚宝盆”举例,其“白砂糖”保证金为100元/手,手续费为30元/手,合计130元/手;“铜”保证金为500元/手,手续费为100元/手,合计600元/手。“金钥匙”的门槛则更高,“美原油”保证金1800元/手,“恒指”保证金3400元/手,“英镑”“澳元”“欧元”保证金均为2125元/手。

   但是,“微期货”的交易门槛仍远远低于期货。“好时期-微期货”在一篇名为《是什么让微交易走向了停盘?大众纷纷转向微期货?》的宣传材料中称,“期货交易一手资金比较大,例如上海期货交易所的沪铜1706合约,一手为5吨,每吨价格46800元。实际一手买入需要234000元,而本身期货自带10倍杠杆,所以买入一手沪铜最低就需要23400元一手”,与之相比,“微期货一手铜只需500元即可买入”。

   据了解,造成“微期货”独有定价的原因,在于“微期货”平台使用了期货公司作为通道,并自带配资。据“聚宝盆”内部人士,“聚宝盆”在方正中期、申万期货、长江期货等期货公司开立了多个个人账户作为“母账户”,并在该“母账户”下设立多个分支账户。“客户开户获得分支账户,入金后统一划拨到母账户中。在实际交易中,公司会提供一定比例的配资。因此,客户缴纳保证金的数额取决于期货公司规定的数额,再除以我们提供的杠杆,”该内部人士说。

   做配资?

   公司背景方面,“微期货”的账号主体大都是原来“微交易”的从业者,记者随机采访数家“微期货”平台的负责人,均表示有“微交易”从业经验。不过,这些企业大多新设,且资本实缴比例较低。公开工商资料显示,江西瑞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11月,注册资本2000万元,实缴0元;沈阳利景天成投资有限公司也成立于2016年11月,注册资本1000万元,实缴0元;云南禄宏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8月,注册资本100万元,实缴不明;深圳市世纪三辰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1年7月,注册资本51万元,实缴不明。

   或许是由于人民银行对“微交易”的打击过于严厉,“微期货”在推广模式上普遍采用了“自营+复制授权”的模式。记者比对“聚宝盆”“全民宝”“鸿盛云”与“好时期”四家“微期货”,除名称与客服电话不同外,这四者的操作界面、交易品种、风险告知书、甚至交易规则说明都如出一辙。“聚宝盆”某运营中心招商部人士告诉记者,其一边运营“微期货”,一边还全权代理“聚宝盆”招商。其招收的代理分为4个层级,牌照费从1万元至50万元不等。代理层级越高,在点差、手续费方面的自主定价权也越大。

   对于“微交易”的合法性,“金钥匙”账号主体“厦门汇金陆丰商贸有限公司”的一位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我们这个不是微交易,因为微交易是做对赌的平台,是做庄家的模式。客户亏钱,钱都是亏到公司里去的。但我们是做配资的,是做线上配资的。而且我们做的是市场,客户盈利的钱、亏的钱,都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

   北京工商大学证券期货研究所所长胡俞越则认为,“微期货”属于违法行为。“期货条例规定(投资者需)实名开户,一户一码,投资者必须到期货公司开户。微交易将账户分拆,显然与条例相关规定违背”。

   微信方面亦回复称,我司自2016年11月底对微交易商户展开清理工作,微信支付平台对此类业务的态度与国家监管部门的态度保持一致,在违规微交易方面目前主要通过多种风控手段及模型进行实时监测与日常处理,违规微信支付商户将予以清退,公众号进行封停。

   对于上述情况,记者曾分别致电“平安微交易”“聚宝盆”“鸿盛云”“好时期”“全民宝”,同时向“平安微交易”的账号主体深圳市誉天下商品经营有限公司发送采访提纲。“全民宝”的工作人员坚称“微期货”合规合法。“鸿盛云”则记录了记者的联系方式并表示将有负责人回电。“好时期”的电话无法拨通。“聚宝盆”则表示不接受采访。而截至本文刊发时,“平安微交易”及“鸿盛云”均未作出回复。


(责任编辑: 康博 )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