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17家基金公司年内至今一基未发 不差钱?

2017年05月18日 06:29    来源: 证券市场红周刊    

  近段时间以来,基金发行市场的股债跷跷板效应显现:受A股市场持续低迷影响,权益类基金发行节节下行;但部分机构判断债券市场持续下跌已经出现了配置价值,固收类基金开始占据基金发行市场的主流。不过,无论从发行只数和募集总规模来看,公募基金发行陷入困局已是不争的事实。

  数据显示,四月份内地新成立的基金约为58只,截止日份额约为332.80亿份,而3月份时的截止日份额约为1332.98亿份。记者进一步统计后发现,在当前内地超百家的公募基金公司中,前5个半月竟然有17家基金公司一基未发。

  令人不解的是,对于需要靠收管理费吃饭的基金公司而言,一基未发所为何故呢?

  权益类基金发行举步维艰?

  天相投顾的数据显示,截至5月1日,内地已经发行成立的基金达到了3271.6亿份,但其中股票型基金仅为135.79亿份,混合型基金约为981.81亿份,权益类基金加总之和大幅度落后于固收类基金,2017年仅债基就发行成立了1790.39亿份。

  同时,从分月情况来看,2月和3月是2017年以来新基金发行的短期顶点,2月新基金发行共募集了1381.60亿份,3月新基金发行共募集了1332.98亿份;值得注意的是,4月份,新基金发行募集数字直线下行,这某种程度上也与市场出现阶段性回调密切相关。红刊财经记者注意到,在4月份开始发行的17只基金中,权益类基金仅仅占5只,而这五只基金来自于排名前二十位实力强劲的基金公司中。

  对此,资深基金分析师常玏表示,大型商业银行有意识地控制了基金发行的节奏,甚至有的商业银行目前一个月中同一类产品发行控制在1-2只,其他的不排期发行,这在某种程度上是由于去年渠道多发基金,但新基金市场表现不好影响口碑所致。

  5月16日发布的最新公告显示,中银新蓝筹灵活配置基金正式成立,根据基金的成立公告,该基金募集成立时的份额约为2.62亿份,勉强迈过了2亿的成立门槛;而作为银行系且排名前十位左右的基金公司尚且如此艰难,实力规模稍差的基金公司发行有多困难就可想而知了。

  如是背景下, 新基金延长募集期在所难免,统计表明,今年前两个月,市场上没有出现延长募集的情形, 而三四月份集中出现了多只基金延期,包括平安大华股息精选沪港深、国泰大农业股票、泰达宏利港股通股票、工银工业4.0股票等等,这些基本为权益类型的基金产品。

  17家基金公司为何一基不发?

  “我们一般的发行节奏基本上每年两只左右,目前我们正在发行一只珠三角区域主题基金。”接受红刊财经记者采访时,一位上海小基金公司的人士如是表示。

  或许她的话道出了很多实力平平的中小基金公司的心声。根据红刊财经记者的梳理,截至5月1日,不统计内地公募基金的子公司和券商基金托管部的话,内地的公募基金公司中有17家公司开年迄今未发一只基金,他们分别是东海基金、信达澳银基金、中加基金、东吴基金、富安达基金、泰信基金、宝盈基金、红塔红土基金、兴全基金、国开泰富基金、嘉合基金、国金基金、新沃基金、英大基金、新疆前海基金、天治基金、中科沃土基金。而原来在这份名单中的诺安基金和汇丰晋信基金,目前恰好各自在市面上发行年内首只公募产品。

  从这份名单可以看出,上述的基金公司基本都排名在50位之后,其中唯一排在前50位的是兴全基金,根据一季报的排名,兴全基金排在了内地公募基金公司的第18位。有趣的是,兴全这家基金公司与“18”这一数字有缘。数据表明,兴全基金目前旗下基金的数量为18只,这一数字在排名前30位的基金公司中实际上是最低的。

  接受红刊财经记者采访时,兴全基金市场部人士表示,公司历年来的风格是每年发行1到2只基金,2017年公司的计划是下半年发行公募基金产品。

  常玏分析,受制于市场去杠杆进程的进行,目前债券市场调整还没有到位,股市在今年十九大前或许保持箱体震荡,市场机会有限, 基金发行难还会延续较长一段时间,这还会吓退很多实力不强的中小基金公司。

  记者采访获悉,在这份名单中,宝盈基金和东吴基金很有可能是因为权益类基金整体成绩差强人意而缺席此轮发行。一位基金公司人士表示,通常基金公司担忧新基金发行会影响老基金的持续营销,但实际上老基金因操盘手换人等种种问题造成业绩表现滑坡,这才是影响基民是否赎回的决定性因素,老基金是否被赎回与基金公司是否发行新基金关系不大。

  当然,基金公司担心赔本赚吆喝确实也是主要的原因之一,残酷的现实是,中小基金公司发行基金“铁定赔钱”。深圳某基金公司市场部人士算了一笔账,假设一只新基金按首募最低成立标准2个亿计算,按照1.5%的管理费标准,一年能有300万的管理费收入,但银行渠道的尾佣至少要减去3成,这样还能剩下200万的收入,但这一数字还要扣除营销成本和发行的合规成本,具体说来包括广告费、差旅费、客服费等等,而其中的权益类产品因为租用券商交易通道交易,还要支付券商分佣。综合计算,如果一只新基金首募规模偏低的话,常常面临着入不敷出的局面。

  据业内人士透露,小基金公司一基未发的原因还不仅来自于基金公司本身,监管层“控制”新基金发行节奏,银行渠道同时也在“修正”2016年基金发行过快和比例失调的错误。具体说来,在2016年股市不好债市不错的阶段,各家商业银行总行抢发了很多产品,其中低风险的产品因收益不佳遭到了很多客户的投诉,导致分行层面对总行产生了一定情绪,从而渠道也因此被迫“收缩”。

  深层原因或为保存颜面?

  有趣的是,在这17家公司中,还有一家公司并非不发产品,但发行后未能迈过2亿的成立门槛,最终导致产品夭折,而这家基金公司就是很少被人所提及的嘉合基金。

  红刊财经记者了解到事情的来龙去脉:2014年年中成立的嘉合基金一直主攻非公业务,此前旗下仅有两只公募产品,该公司于今年3月下旬公告发行一只定期开放混基,按照常理,4月19日结束募集后其本应公告成立,但4月29日基金却公告募集未达到基金合同生效条件,从而基金募集宣告失败。

  有不愿具名的基金分析师指出,这种新基金募集不成功的例子在内地公募基金历史上还是首次出现,这种情形对于基金公司损失巨大,因为很有可能前期为发行而投入的巨额资金付之东流。至于新基金募集不成功的原因,该基金很有可能是满足不了“单一客户持有占比不高于50%”这一条硬约束,具体说来,就是基金公司在找帮忙资金时可能先拉了一家大机构来持股,但或许没能找到第二家大机构来“过桥”帮忙,从而导致单一机构持股比例过限。

  统计表明,嘉合基金目前排在了内地基金公司中的第86位,目前旗下基金的规模合计约为66.74亿份,而17家一基未发名单中的国开泰富、红塔红土、泰信基金、富安达基金、天治基金、中科沃土等公司排名还在其后面。对此,业内人士分析,嘉合基金的反面例子对这些基金公司更是一种警示,在没有十足把握的情况下,小基金公司公募产品不如不发。

  当然,基金公司实力悬殊不一,实力出众的大型基金公司今年以来还是发行了大量的公募产品。天相投顾的数据统计,截至5月1日,博时基金年内已经发行成立了20只基金,在内地公募中匹马领先;招商基金发行成立了16只基金,而长盛基金也发行成立了15只基金,这三家基金公司排名位列三甲。

  那么,冰火两重天的发行分化格局是否会愈演愈烈呢?对此,红刊财经将继续关注!


(责任编辑: 康博 )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