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潘功胜详绘跨境资本流动图 资本流动显现趋于均衡迹象

2017年03月21日 07:00    来源: 经济参考报    

  多个数据表明,我国跨境资本流动显现出趋于均衡的迹象。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20日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表示,2月我国跨境收支在经历了17个月的逆差之后,由逆转正为19亿美元,我国跨境资本流动正在向均衡状态收敛。

  潘功胜亦强调,中国的外汇管理不会走回头路,中国要有序推动资本项目开放,而推动资本项目开放在不同时期的重点、时机和节奏是不一样的。

  趋势 跨境资本流动向均衡收敛

  “我们目前的跨境资本流动正在向均衡状态收敛,未来我国跨境收支具有良好均衡的基础。”潘功胜表示。

  从此前已经公布的一些数据也能看出,我国跨境收支出现了一些趋于均衡的迹象。截至2017年2月28日,我国外汇储备规模为30051亿美元,较1月末小幅上升69亿美元,增幅为0.2%。我国外汇储备在连续七个月下降之后首次回升,且再次站在了3万亿美元以上的水平。另外,2月银行结售汇逆差继续收窄。2017年2月份,银行结售汇逆差101亿美元,环比和同比分别下降47%和70%。银行远期结售汇差额由逆转顺。2月份,银行对客户远期结汇签约环比增加58%,远期售汇签约下降52%,远期结售汇签约顺差47亿美元,1月份逆差80亿美元。

  知名外汇问题专家韩会师表示,受人民币贬值预期影响,“银行代客远期结汇”规模此前持续偏小,2016年月度签约规模大多在50亿至70亿美元之间波动,从未超过100亿美元,而今年2月123亿美元的单月远期结汇签约规模同比和环比涨幅分别高达257%和58%,这可能说明,面对一季度人民币贬值步伐的再次暂停,企业层面至少对于人民币短期内的贬值空间有了怀疑情绪。

  潘功胜在发言中也称,在今年的1月份和2月份,整个外汇市场是比较平稳的,2月份的外汇储备是增加的,2月份的跨境收支在经历了17个月的逆差之后,由逆转正为19亿美元。这些数据表明,我国的跨境资本流动正在向均衡的状态收敛。

  潘功胜还表示,中国跨境资本流动包含两个重要因素:一是中国市场主体更多地持有对外资产。“中国的对外资产以前基本是由官方外汇储备形成的,官方外汇储备最高点时,所形成的对外资产占整个中国对外资产70%多的比例。这些年来,官方对外资产与市场主体持有的对外资产在结构上发生一些变化,市场主体持有的对外资产在上升,官方通过外汇储备持有的境外资产在下降,到去年年底是一半对一半。”他说。

  二是中国市场主体在过去两年中经历了外债去杠杆化的过程。“2014年年底,中国企业本外币全口径外债大概1.8万亿美元,2016年一季度是低点,变成1.4万亿美元,也就是说,在一年多的时间里中国企业外债减少了4000亿美元。去年年中开始,中国企业外币外债又在上升,说明中国企业外债去杠杆化的进程已经结束。”他说。

  取向 推进资本项目开放把握时机节奏

  潘功胜在发言时重申,“打开的窗不会再关上。”他说,中国的外汇管理不会走回头路,不会再走到资本管制的老路上去。

  潘功胜表示,目前在外汇管理政策方面考虑两个基本点,首先是坚持改革开放,支持和推动金融市场的开放,提升跨境贸易和投资的便利化水平;其次是防范跨境资本的流动风险,防范跨境资本的无序流动对宏观经济和金融稳定带来的冲击,维护外汇市场稳定,为改革开放创造一个良好的市场环境。

  潘功胜说,“我们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开始推动中国外汇管理制度的改革,在上个世纪末期实现了经常项目的完全可兑换。本世纪初以来,我们逐步实现了直接投资项下的基本可兑换,资本账户可兑换的程度在逐步提高。证券投资项下的可兑换是通过开放通道的方式实现的,比如说QFII、RQFII、QDII、RQDII、沪港通、深港通,包括正在考虑的债券通和沪伦通。这些中国已经实现的开放政策不会在我们手上推翻、拿回来。”

  他还表示,继续推动中国金融市场的双向开放,其中一个重要内容就是有序地推动中国资本项目的开放。“资本项目的开放与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阶段、金融市场情况和金融稳定性有很大的关系。所以在不同时期推动的重点、节奏、时机应该和一个国家整体的经济情况、金融市场的情况、国际市场的情况是相关的。任何国家任何形式的改革,不能仅仅有目标,也需要有达成目标的策略,也不能仅仅有决心,也需要改革的谋略。”他说,推动资本项目的开放在不同时期的重点、时机和节奏是不一样的。

  业内人士表示,今年债券市场的对外开放将是金融市场开放的重头戏。就在不久前,外汇局正式对外发布《国家外汇管理局关于银行间债券市场境外机构投资者外汇风险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根据《通知》,银行间债券市场境外机构投资者可以在具备资格的境内金融机构办理人民币对外汇衍生品业务。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两会记者会上表示,今年准备在香港和内地试行“债券通”。潘功胜说,下一步会进一步完善中国债券市场有关的法律、会计、审计、税收、评级等政策,丰富外汇风险对冲工具,创建更加友好便利的制度环境,同时要推动市场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与跨境合作,加强与境外投资者的沟通交流,进一步增强市场的透明度。

  德意志银行高级策略师刘立男预计,未来五年内,外资流入人民币债市的规模或达7000亿至8000亿美元,其中,在2017年,将有3000亿人民币流入在岸人民币债市,而在2018年至2022年,流入的速度将进一步加快。

  警惕 部分企业存在不理性投资行为

  潘功胜表示,2016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出现了快速增长。“去年增长了40%,此前基本上增幅都是在百分之十几,总体而言这是一件好事情,它能推动中国经济转型和促进世界经济和被投资国经济的增长,实现一个互利共赢、共同发展的格局。”他也表示,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的快速增长与我国综合国力提升、对外开放程度提高,“一带一路”倡议以及国际产能合作对外战略的实施等有密切关系。

  不过,潘功胜也直言“在日常监管中发现很多不理性、异常的投资行为。”他表示,据媒体报道,有中国的钢铁厂去买海外的影视公司、中国开餐馆的公司到海外收购网游公司,还有很多中国企业在海外收购了足球俱乐部。他说,有很多企业在中国的资产负债率水平已经很高,却再借一大笔钱到海外做一个很大的收购。还有一些企业则是包装在直接投资下的资产转移。

  “中国政府一直鼓励中国企业参与国际市场,参与对外投资,但是我们希望中国企业在对外投资过程中变得更加健康一点、更加有序一点,这不仅对中国有好处,对投资的目的地国也能带来好处。在过去的几个月,对外投资的增长速度下降,市场主体也在逐渐回归理性。”他说,中国企业走出去,走得快不等于走得好,走得稳才有可能走得好。对外投资和并购像一束带刺的玫瑰,必须小心,要经过充分认证。“有时候像沙滩上捧起的沙子,看上去抓住了,但是最终会从你的手上滑落。”他说。


(责任编辑: 关婧 )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