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海航系险企背后的股东谜团:潮汕老板坐上牌桌

2017年03月13日 10:52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杨倩雯

  不久前,昆仑健康险股东更迭一事因接盘股东背景存疑,遭保监会连续两次问询,这使得保险公司股东背后“错综复杂”的关系成为市场关注焦点。

  放眼保险业,总有一些公司的股东名单中隐藏着各自的“故事”,比如即将迎来股东更迭的新光海航人寿保险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新光海航”)。

  由于近年来经营不善,新光海航的大股东海航集团拟转让所持有的50%股份,接盘方则为三家深圳公司。然而,第一财经调查梳理发现,这笔交易背后,不仅出让方“海航系”倒腾保险牌照的“故事”相当丰富,就连接盘方里也有在金融业频频下单的“老手”,以及神秘的潮汕富豪。

  海航的保险棋局

  新光海航是在2009年由海航集团和台湾新光人寿共同出资成立的。根据保监会彼时的设立批复,其设立时的注册资本为5亿元。然而,8年过去了,其注册资本依然是5亿元。

  “尽管当初几家‘航空系’保险公司的经营都是惨淡收场,但从成立到‘卖身’,新光海航8年里从未进行过增资,在业内实属罕见。”一家保险公司相关负责人称。

  按照保险业内一般规律,人寿保险公司通常的盈利周期在8年左右,且保险是具有规模效应的行业,一开始需要花较多资本来拓展市场。没了股东的“输血”,新光海航连年亏损,且亏损额并无缩小之势。并且,到了2015年第二季度末,新光海航的偿付能力充足率跌至-179.71%,之后进入漫长的偿付能力“红灯期”,去年末的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及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均为-116.45%,陆续被监管处以暂停增设分支机构、停止开展新业务的处罚,但股东增资款始终未完全到位,造成“恶性循环”。其去年规模保费仅有1.08亿元,排除养老险公司和健康险公司,在所有寿险公司中仅排在同样问题缠身的中法人寿之前,被一众新公司轻松超越。

  事实上,新光海航也曾通过增资决议。

  根据新光海航官网信息,新光海航董事会已于2014年5月15日决议增资5亿元,增资缴款截止日为2014年6月30日。2014年6月新光人寿已将2.5亿元人民币增资款项拨款至新光海航人寿账户,但海航集团则因故未能如期履约缴纳增资款。据报道,之后新光人寿于去年3月将存放于新光海航指定资本金账户的增资款2.5亿元划回。尽管在新光海航延迟到去年5月发布的2015年年报中显示,新光人寿及海航集团分别于2016年4月26日和2016年5月26日已承诺提供足够的资金支持,但最终等来的结局依然是海航集团的退出、新光人寿的减持。

  2016年11月,新光海航董事会通过了股东股权转让议案,海航集团和新光人寿分别将所持的50%和25%的新光海航股份转让给深圳市柏霖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深圳市国展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深圳光汇石油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待转让最终完成后,海航集团将完全退出新光海航,新光人寿持股比例将降至25%,而柏霖资产将持股51%,成为新光海航这块保险牌照新的“主人”。

  “清空”新光海航的股权后,“海航系”在保险业的主要布局将变为渤海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渤海人寿”)及华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安财险”)。

  与不要“新光海航”这张牌的态度不同,海航要了大量这张牌照“里面的人”——因为,“海航系”早已“移情”渤海人寿,目前“海航系”旗下上市公司渤海金控(7.190, -0.06, -0.83%)(000415.SZ)持有其20%的股份。

  从渤海人寿目前的高管名单来看,不仅多名董事及几乎整个高管“班底”均出自“海航系”,其中多名还是直接从新光海航“挖角”而来。渤海人寿现任董事闻安民曾任新光海航董事长,而渤海人寿的副总经理马昕、临时财务负责人陈皓以及审计责任人郑华分别曾任新光海航总经理助理、财务总监及审计责任人兼审计部总经理。

  和新光海航的“悲惨”遭遇不同,渤海人寿成立两年已历经两次增资,注册资本从8亿元快速飞升至130亿元。虽然无法确定渤海人寿的初始股东是否与“海航系”有关,但由于多名创始高管来自“海航系”,市场上仍有不少人认为渤海人寿从创始之初就是“海航系”在寿险业的重要布局。而2015年底的第一轮增资中,“海航系”旗下渤海金控(时称渤海租赁)就强势“空降”,成为渤海人寿的第一大股东。

  在股东的不断“补血”下,渤海人寿迅速扩大保费规模。

  保监会数据显示,渤海人寿2016年规模保费达到185.27亿元,其中以万能险为主的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为117.86亿元,作为成立刚满两年的公司规模保费已经位居寿险业中游。同时,其在成立的第一个完整财务年度,即2015年已经实现营业利润。

  而在财产险方面,2015年2月“海航系”将入主4年的民安财险(现更名为“亚太财险”)出售给泛亚控股旗下子公司后,将主要精力放在了华安财险上。

  根据资料,华安财险成立于1996年10月,目前注册资本为21亿元。2011年,“海航系”旗下的海航资本控股有限公司(现更名为海航资本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海航资本”)和海航酒店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海航酒店”)通过增资进入华安财险股东名单,之后海航酒店将所持股份转让给海航投资(5.060, 0.00, 0.00%)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海航投资集团”)。根据华安财险2016年第四季度偿付能力报告,目前,海航资本和海航投资集团分别持有华安财险12.5%及7.14%的股份,合计19.64%,仅次于第一大股东特华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称“特华投资”)的20%。

  不过,渤海金控于去年7月底发布公告称,计划通过发行股份从华安财险原股东广州市泽达棉麻纺织品有限公司(下称“广州泽达棉麻”)处购买华安财险占比14.77%的股权。一旦交易完成,“海航系”合计将持有华安财险34.41%的股份,成为华安财险第一大股东。

  除去渤海人寿和华安财险,“海航系”下还有扬子江保险经纪有限公司和海南通汇保险代理有限公司(下称“海南通汇保险代理”)两家保险中介机构,构成保险业“1+1+2”的格局。

  高度重合的小股东与海航系

  仔细观察渤海人寿和华安财险的股东名单,可以发现其中有多家“名不见经传”的股东高度重合。

  例如上述广州泽达棉麻除了在华安财险中占比14.77%之外,在渤海人寿中也持股9.5%,为第三大股东。除此之外,华安财险和渤海人寿的股东名单中均出现了广州利迪经贸有限公司(下称“广州利迪”)、北京国华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北京国华荣”)、广州市百泽实业有限公司(下称“广州百泽”)、上海圣展投资开发有限公司(下称“上海圣展”)。

  这五家公司截至去年末在华安财险11家股东中合计持有37.21%的股份,在渤海人寿17家股东中合计持有41.07%股份。纵观整个保险行业,除了同一保险集团下的各保险子公司,很少能够在两家非同一控制下的保险公司中找到具有如此高度重合度的股东名单。

  更为巧合的是,这五家公司虽然注册地分布在上海、广州、北京,但它们的股东均为海南的公司,而这几家公司和“海航系”也存在千丝万缕的关系。

  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及天眼查信息,上海圣展的唯一股东为海南飞航旅游信息咨询服务有限公司(下称“海南飞航”),这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陈蝶同时参股了另一家公司北京鸿瑞盛达商贸有限公司(下称“北京鸿瑞盛达”)。而北京鸿瑞盛达的法定代表人林鸿柏同时参股海南航誉商务有限公司(下称“海南航誉”),而海南航誉则是上述五家公司中另一家广州百泽的唯一股东。

  工商资料同时显示,海南航誉在2015年6月进行过股权变更,之前由姚太民和张毅刚两名自然人各持有50%股份。而一家名为海南海航饮品股份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也叫姚太民,这家公司在海航集团旗下上市公司海南航空(3.360, -0.02, -0.59%)(600221.SH)的财报中以“受海南航空控制”身份出现。另外,姚太民同时还担任海南通汇保险代理的监事。

  而海南飞航、北京鸿瑞盛达、海南航誉又和海航集团等“海航系”公司一起投资了大新华航空有限公司,后者的法定代表人就是海航集团的法定代表人陈峰。除此之外,北京鸿瑞盛达也和海航集团旗下公司一起投资了山西航空有限责任公司。

  广州泽达棉麻的唯一股东为海南赢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这家公司作为小股东投资了海航思福租赁股份有限公司,而后者的另一个控股股东则为受海航集团控制的海航旅游集团有限公司。

  广州利迪的唯一股东海南航辉农业开发有限公司则参股“海航系”旗下海口美兰国际机场有限责任公司。根据工商资料,海南航辉持有海口美兰机场股权在去年10月后者增资扩股后占比为14.99%。

  而北京国华荣的唯一股东是海南恒善实业有限公司(下称“海南恒善”)。根据天眼查信息,海南恒善曾和天津燕山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共同参股北京鼎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北京鼎元投资在海南恒善出现前和退出后的股东名单里均有海航资本,而天津燕山的90%股权持有人亦为海航资本。

  同时,广州百泽、广州利迪和广州泽达棉麻也同时出现在兰州银行的股东名单中。

  据了解,上述5家公司基本是在2003年~2004年分两批进入华安财险的股东名单中去,而上述公司除了广州百泽之外,其他几家均为2000年左右才成立,其中上海圣展2002年底方成立,2004年2月已“接手”华安财险3000万股份,而根据工商变更资料,上海圣展在2015年9月变更过一次注册资本,变更前注册资本仅有3000万元,不过目前其注册资本已经跃升至34亿元。

  从股权关系看,这五家公司与“海航系”不构成明确的关联,但是它们及其关联公司相似的投资标的,并且多次跟“海航系”捆绑出现,不禁让人疑惑其与“海航系”的实质关系,或者是否构成“一致行动”?

  根据中国证监会颁布的《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第83条规定:“本办法所称一致行动,是指投资者通过协议、其他安排,与其他投资者共同扩大其所能够支配的一个上市公司股份表决权数量的行为或者事实。”

  渤海人寿在偿付能力报告中表示自己无控股股东或实际控制人,华安财险在偿付能力报告中表示第一大股东特华投资控制人李光荣为实际控制人。但这五家公司合计在这两家公司的持股比例并不低,如果加上“明面上”“海航系”所持股份,均超过50%。

  “老手”和潮汕老板“坐上牌桌”

  “海航系”深度参与的两家险企,两家险企内高度重合的几家小股东,“故事”已然非常丰富,那新光海航的接盘方呢?

  在新光海航此次的股权转让中,接盘方涉及三家深圳公司。目前这笔交易还需待保监会审批。若交易完成,深圳市柏霖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柏霖资产”)将持股51%,成为新光海航的控股股东,深圳光汇石油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光汇石油”)将持股14%,深圳市国展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国展投资”)则将持股10%。

  其中,最大接盘者柏霖资产背后则站着潮汕地产圈的神秘“富豪”。

  工商资料显示,柏霖资产曾两次更名,2015年8月之前名为深圳市鸿荣轩物业管理有限公司,而在2015年7月则进行过股东变更,变更前其唯一股东为鸿荣源集团下的鸿荣源置业集团(深圳)有限公司。

  官网信息显示,鸿荣源集团创立于1991年,目前集团核心业务为地产,并涉足高新科技、金融投资等领域,获“中国房地产百强”、“广东省民营企业十强”称号。鸿荣源集团的创始人赖海民则是广东普宁人,是深圳潮人海外经济促进会潮商工作委员会名誉会长,在2017胡润全球排行榜上排名1386位,身家超百亿。

  而柏霖资产董事之一为赖柏霖,他同时也是鸿荣源集团副总裁、深圳市鸿荣源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由“潮汕赖氏家族”控制的柏霖资产的注册资本也一路从2.68亿元飙升至100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10月,柏霖资产分别受让红豆集团有限公司和远东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所持有的利安人寿大部分股份,成功跻身其第二大股东,目前持股比例为18.3954%。如果新光海航交易获批,则柏霖资产将在寿险行业实现“一参一控”。

  但保监会去年年底发布的《保险公司股权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中规定,单一股东持股比例不超过保险公司总股本的三分之一。由于该征求意见稿还未正式出台,同时新光海航股权转让事宜也未获批,因此最终柏霖资产入主新光海航还存在不确定性。

  除此之外,薛光林创办的大型能源企业光汇石油近年在金融业也频频出手,不仅欲接手部分新光海航股份,还参与设立招商仁和人寿以及第一批民营银行微众银行。同时,在去年2月开张的互联网保险公司易安财险的股东名单中,光汇石油与上市公司银之杰(300085.SZ)同样持股15%并列第一大股东。更为引人注目的是,易安财险的股东还有一家叫“西藏银必信”的公司,它在之前赵薇欲入主万家文化的计划中,一度承担了近乎一半的融资来源。

  而上述三家接盘方中的国展投资则十分神秘,网上几乎找不到任何有效信息。天眼查数据显示,该公司目前注册资本为5000万元,由两名“朱”姓自然人投资设立,其中法定代表人为朱碧辉。除去此次新光海航股权转让外,其还参股了汕尾农村商业银行。

  由此不难看出,“海航系”的保险业务“牌桌”上,入座的“大老板们”开始越来越多了,他们带着的“筹码”也越来越多。


(责任编辑: 马欣 )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