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央行出手,终结“疯狂比特币”?

2017年01月12日 07:27    来源: 新京报    

  其实,从比特币去年以来的走势看,炒作成分可能更大于跨境洗钱和资金外流通道的功效,即在国内外比特币价差空间较大的情况下,比特币交易者希望渲染比特币作为跨境支付和清结算功效的特征,而刺激国内的比特币交易的可能性更大。

  据新京报报道,1月11日起,央行北京营管部发布消息,于1月11日起进驻“火币网”、“币行”等比特币、莱特币交易平台,就交易平台执行外汇管理、反洗钱等相关金融法律法规、交易场所管理相关规定等情况开展现场检查。央行上海总部发布也对比特币中国开展现场检查。

  比特币随央行公告应声而跌

  其实,早在1月6日,央行上海总部和央行北京营业管理部,联合上海市金融办和北京市金融工作局等约见上海和北京比特币交易平台主要负责人,并发布公告,提示风险,并强调比特币是特定虚拟商品,不具有法偿性与强制性等货币属性,不具有与货币等同的法律地位,不能且不应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

  公告发布后,直接导致比特币瞬间雪崩。继1月5日比特币创下8895元人民币的历史新高后,仅隔一天,就最低跌至5555元人民币,跌幅达30%左右,1月7日在6200元左右波动。而在去年比特币由年初的2700元疯涨至年末的6990元,涨幅更是接近260%。

  由以上的种种行动可以看出,央行对比特币的非货币化态度是一贯的,没有可讨论的空间,这点在市场上已经形成了“确信”允诺。比特币在央行的公告后应声而跌,只能说该公告是一个导火索。

  现实中,比特币交易者确实将其看作是一种特殊的“商品货币”,以区别于公法意义上的法定货币本位。相对于法定货币,比特币就是一种特殊的虚拟商品而已。当然,基于区块链技术搭建的比特币具有一定打破国别疆域的效用,因而,比特币作为一种特殊的跨境支付结算工具,一定程度上具有对冲一国资本项目管制的功效。因此,目前比特币为洗钱等提供了一定的便利,尤其是在存在资本项目管制的国家,而比特币的这种功效恰是监管层最为担忧的。

  比特币与资金外流不无关系

  鉴于去年中国比特币交易量占到全球交易量的93%等现象,目前市场上很多人认为,去年以来,比特币的上涨与民间通过比特币大规模洗钱和资金外流有着一定的关系。要完成比特币跨境洗钱和资金外流,还得取决于比特币与人民币和美元等的比价关系。而从去年比特币对人民币和美元的走势看,确实存在利用比特币跨境洗钱和资金外流的问题。

  去年以来,比特币的美元价格在850美元以上,而去年比特币的人民币价格从年初的2700元涨到6990元左右。从年末的比特币美元和人民币价格来看,确实和人民币与美元的汇率是相近的,这意味着用比特币进行资金跨境流动,是有利可图的,因为比特币与不同法定货币的兑换损益是可控的。

  若比特币与美元和人民币的比价关系存在敞口,如去年初1比特币只能换取2700元人民币,却可以换取850美元,那么这就存在巨大的套利空间。比特币交易员可以用人民币买比特币,然后用比特币换美元,从中大赚一笔。

  同样如去年底,1比特币换人民币6990元,而可换美元1100元,包括今年年初1比特币的人民币价格跌破6000元,而对美元的价格升破1140美元,同样用人民币购买比特币然后换美元是划算的。但这样划得来的生意,可能在现实中就划不来了,要知道90%以上的比特币交易是在中国,这意味着理论上能够通过比特币把人民币跨境转换成美元是凤毛麟角的,相当于对使用美元进行比特币交易的投资者剪羊毛。

  去年比特币炒作成分更为显著

  因而,若去年以来比特币在国内的涨跌主要是因为跨境流动带来的。那么,在人民币对美元贬值的压力下,1比特币的人民币价格理应要高于通过汇率折算后的美元价格。事实上,今年以来1比特币的人民币价格达到8895元,而兑美元的价格为1140元,某种程度上才更体现出国内用比特币高资金跨境的特征。而如果结合年末央行收紧个人购汇审查,这个逻辑是说得过去的。换言之,人民币的比特币价格高于折算成人民币的美元价格,比特币充当跨境支付和清结算工具才逻辑可行,想想央行此时约谈国内比特币交易平台负责人,就不言而喻了。

  其实,从比特币去年以来的走势看,炒作成分可能更大于跨境洗钱和资金外流通道的功效,即在国内外比特币价差空间较大的情况下,比特币交易者希望渲染比特币作为跨境支付和清结算功效的特征,而刺激国内的比特币交易的可能性更大。

  当然,比特币本身在设计上也为投机炒作提供了舞台,从原理上比特币是通过挖矿获得,采取的计算方法是先易后难,大量的比特币在早期就被开发出来,且比特币在设计上采纳了弗里德曼的货币数量论,而比特币的使用范围则是一个先难后也不易的推广过程。这难以克服比特币本身在交易媒介和价值存储上的不稳定性,不容易被人们所接受,导致比特币很难真正充当超主权的法定货币角色。

  道理很简单,若作为计价工具,于使用者而言,需要比特币在币值上具有稳定性和可预期性,否则比特币价格一日三变,会增加用比特币进行商品和服务交易的成本,而妨碍其使用范围的推广。而若在计价功能上存在不稳定性,影响其应用,那么要让其在价值储存上发挥效用。但那就更不容易了,因为使用推广受制,价值存储就失去了现实意义。因此,从现有的系统设置上,剔除央行不承认比特币的货币属性因素,比特币要实现超主权货币的理想,可能也是存在硬伤的。当然,小范围的投资和炒作是有空间的。

  由此可见,比特币发挥跨境支付和清结算功能大概也就是最近的事,且随之央行及时发现,并及时通过约谈遏之。

  □刘晓忠(财经专栏作者、资深金融从业人士)


(责任编辑: 华青剑 )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