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暗战民生银行

2016年12月25日 10:48    来源: 南方周末     施南

  在东京的大排档点上一碗普通的拉面,在曼谷街头率性啃几口臭榴莲,在1200年历史的法国酒庄古堡的垄间伺候自家紫葡萄,或在夏威夷海滩对着不认识的比基尼美女来几张抓拍。

  作为郭广昌口中的“大仙”,史玉柱自诩“大闲”,面对微博世界里的782万粉丝,过去4个月内,他确实晒出一副“马放南山,风轻云淡”的做派。

  当奇虎360等公司还在为私有化后回归路途不畅烦心时,巨人网络已通过借壳世纪游轮华丽转身A股市场近一年了。曾经连续20个涨停,150亿元账面浮盈,280亿元身家暴增,54岁的史玉柱似乎有足够的理由、充裕的时间去寄情山水。

  但一切不过是障眼法罢了。退隐近22个月的史玉柱,2016年1月复出以及重新担纲巨人网络CEO实职的举动,透出诸多玄机。特别是4月,他在公司11周年庆典上关于重启狼性文化的讲话,并将总部管理人员从160人一刀削去83%的果决,端的老辣依旧。

  于无声处听惊雷,于无色处见繁花,这才是史玉柱多年行走江湖的傍身之术。尤其是2016年12月12日与13日连续两天曝光的消息,更将这位从未闲着的“闲人”在过去半年内连串财技策划和资本运作大白于天下。

  巨人网络44亿美元的跨国并购,针对民生银行的大幅暗仓增持。借助昔日神秘的“泰山会”朋友圈帮衬,史氏将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古老计谋用得淋漓尽致。但这般踩着合规线边缘的恰恰舞步,也惹来众多非议。

  特别是当刚刚结束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将“下决心处置一批风险点,着力防控资产泡沫,提高和改进监管能力”提至重中之重时,毕业于浙大数学系的史玉柱未必能得到他想要的答案。

  很显然,为美国赌业巨头凯撒集团旗下总部位于以色列的Alpha公司Playtika社交游戏平台开出如此巨额现金支票,既是对此前被腾讯以86亿美元天价夺去芬兰手游传奇公司Supercell Oy的某种弥补,也是为了完成一年前匹配借壳时高估值对小股东做出的承诺,即巨人网络三年内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0亿元、12亿元和15亿元。要知道成就巨人公司的征途游戏的吸金能力已现颓势,而手游几年间从整个市场5%权重锐升至35%份额的剽悍,作为老司机的史自然心中有数。

  更何况,随着国内优质标的被一干跨界资本疯狂收购,能够承载史氏雄心的猎物着实罕见了。而在全球市场上,来自中国山东的铁矿石企业竟然也敢染指游戏公司,啥门道?

  但通过12日率先披露有关回复证监会行政许可项目审查的说明中,外界突然发现,原来此宗跨国并购中藏着不少创新:其一,由巨人香港子公司100万美元全额购入标的公司具有相应投票权但受限于权利保留事项的B类股,从而完整掌握并购进程,包括马云麾下云锋基金、卢志强治下泛海控股和民生信托、柳传志掌舵的弘毅投资等财团成员,则只购入美元计价的部分A类股股票。请注意,在巨人网络此前的对外宣传中,一直将收购金额标注为“305亿人民币”,而事实上整个交易必须以美元交割完成。

  问题来了。中国日前已明确收紧中资集团海外并购行为——这当然与连续5个月中国外汇储备单边流失有关,10亿美元级别与主业无关的海外并购或价值超过100亿美元以上的跨境并购,特别是针对房地产、酒店、娱乐游戏和体育俱乐部的海外并购,都将大概率被否决。

  一向嗅觉灵敏的史玉柱又一次先知先觉,不仅在收购中导入国内监管当局从未明确表态合法性的AB类股票设计,更是在所涉换汇问题上本着兄弟间有大钱共赚、有难题分摊原则,将一个头寸不小的外汇额度蚂蚁搬家分兵突围。

  毫无疑问,巨人网络的奇幻构思制造了一个难题,分属同业的海外并购自不假,但所涉金额与领域恰在灰色地带,一旦放出“路条”,难保没有后生小辈见贤思齐。

  还有一个细节值得打量——泛海,又见泛海。与联想控股合作介入山东滕州化工百亿项目有它,与科瑞集团郑跃文并史玉柱参与傅军的新华联借壳上市有它,而卢、郑、史在华夏银行的发起及此后的股权配置安排上的掎角之势,也少不得它。1993年泰山会始创成员、如今近乎金融全牌照在手的卢志强,果然左右逢源。

  但就算担任过副董事长,卢志强从未真正主掌过民生银行的绝对话事权。麻烦的是,随着安邦系2014年末强势持股且彻底锁定单一最大股东地位,卢及泛海系在这间预计今年净利达457亿元的银行的命运,愈发微妙。

  关键时刻,还得请那位闲人助拳。2016年12月13日的新闻中,史玉柱出手了。

  民生银行三驾马车——东方系、泛海系、希望系,在23年前那次著名的泰山会议上首次提出成立民营银行的构思,且在三年后的初春得以落实。尽管有传闻是时史玉柱承担了筹备期间近三分之一费用,但由于巨人风波爆发并引发资金链断裂,史氏并非民生银行创始股东。相反,直至7年后万通集团谋求上市时,为了“主业明确”,史玉柱才得以从冯仑手中接下1.43亿股。

  之后的故事众所周知:先是通过2007年6月民生银行A股定增认购了3.09亿股,随后的2008年9月后又大幅减持,持股比例从最高时的4.82%降至0.43%;至2011年开始,史玉柱再度开始大幅增持民生股权,甚至半年内连续净买入多达46次,斥资38亿人民币。与此同时,其也针对港股中的民生银行H股开始扫货。

  其间有关史氏三桩事颇值得玩味。其一,针对中国人寿窥伺民生银行控股权一事,以微博方式回应了29个字,结果次日因股价大涨6.47%个人浮盈2.3亿元,平均一个字价值793万元,号称史上“最贵微博”。当然,“柱子哥”也由此遭证监会诫勉谈话。其二,其明确表态“三年内不减持”。其三,因身体原因辞去民生银行非执行董事,而接棒者正是未来触发事态戏剧性变化的毛晓峰。

  对民生银行而言,此阶段也有三大事件足以记入司史。

  最重要的当属安邦系的强力进驻。自2013年一季度首次进入十大股东名单后,安邦安静了相当长时间,继而从2014年11月开始,安邦以A+H 17.78%的总股本持有量远超之前第一大股东希望系A股的6.5%股权。

  “史上最年轻行长”毛晓峰的落马也在其列。从2015年1月下旬被中纪委带走调查至2016年11月正式宣布取保候审,毛晓峰已“失踪”了21个月。值得注意的是,安邦出击的时机恰在此前后,大股东们罕见地保持了沉默。

  是接受现实还是自己上位?中国资本市场上历史悠久的几路人马做出不同选择。中国人寿最高持有了6.98%股权,但最终在2015年三季度减持至2.54%。在接手目前唯一未在A股上市的全国性股份制银行广发银行43.86%股权后,这位国字号寿险大佬已觅到新欢,退出十大股东名单意料之中。此外,希望系与复星系亦渐露退意。公募也在今年二季度减持了1.5亿股。

  史玉柱?貌似按兵不动。也只有他会公开对安邦介入表达“欢迎”。嗯,以一个财务投资者身份放话,最安全,至少“正确”。

  是的,几乎所有人都把他当作看客。

  明天系的华夏人寿在6月入局,并与东方系的张宏伟结成同盟,5.74%的合计持股权仅次于安邦。

  卢志强7月三个交易日支付75亿代价将持股比例拉升至4.6%,牌面不弱。看样子,当超期服役20个月的民生银行董事会最终完成换届时,未来3年的权力格局已基本敲定,直至12月13日那则新闻亮相。

  好吧,谜底揭开。与史玉柱关系密切的香港晶辉国际早在6月分三次买入民生银行5.56亿股H股,占其H股8.02%权重,同时也占民生总股本的1.52%。而到了12月2日,一进一出。晶辉国际所持民生股份已归至史玉柱名下,现在,他的持股权是4.97%,单一第二大股东!

  一个巧妙的持仓比例,一次暧昧的擦边倒手,民生董事会江湖再次发生异动。12月19日,卢志强接力出手,将泛海系所持民生银行股权拉升至5%。

  但就在12月16日晚间,原农行副行长、51岁的林晓轩出现在民生副行长候选名单上。资料显示,林氏在农行高管位上仅工作了1年,之前他是标准的“工行人”。也就是说,他与52岁刚出任民生银行行长仅一年有余的郑万春系出同门。按照业内常规,国有四大行副行一级高管一旦调任其它股份制银行,往往是“正配”。同时,原银监会办公厅副主任张俊潼将候任民生银行监事长。

  在这个黑天鹅出没的冬天,史玉柱真的能闲下来吗?


(责任编辑: 马先震 )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