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罗一笑事件几度反转 折射新媒体时代公益之惑

2016年12月06日 10:09    来源: 时代周报     陆一夫

  11月30日中午,深圳市小铜人金融服务有限公司(下称“小铜人”)联合创始人刘侠风在微信朋友圈发了一条消息:“大家放心,我会给大家的爱心一个交代。一切问心无愧。再给一个小时。”

  他的手机在旁边此起彼落地响起。电话声断,微信声起。

  一个多小时后,《刘侠风:好事做到底,不怕风凉话!》一文发布在小铜人旗下“P2P观察”等微信公众号里。

  刘侠风正是这起刷遍全国各地手机的罗一笑捐款事件的策划者,也是罗一笑父亲罗尔的好友。

  第二天,事件以共2626919.78元赞赏奖金全部原路退回结束。发布会后,罗尔瘫倒在椅子上,刘侠风则公开宣布,小铜人承诺的50万元捐助将照旧执行。

  一场席卷全国的风暴看似告一段落,然而这起史无前例的由巨大流量冲破微信赞赏天花板引发bug的事件,会留存在微信的发展史上。不只是因为海量赞赏引发了系统bug,还因为在相对封闭的微信社交圈造成的撕裂,关于互联网公益的争议也仍在继续。

  在更多的商业、资本、营销裹挟下,微信的熟人社交圈还回得去吗?

  商业入侵基本社交

  随着“互联网+”公益的兴起,越来越多患者家属在轻众筹等公益平台上发起募捐,并取得了良好的效果。但由于平台对信息的审核和资金使用没有进行规范和监督,导致骗捐事件一再发生。今年8月,民政部公示了首批13家网络募捐平台,确保互联网募捐的诚信能得到保障。

  针对这起募捐事件,在12月1日下午作出公开回应之前,微信方面并没有对时代周报记者的采访作出具体的回复。不过根据微信的赞赏规则,利用赞赏进行募捐属于滥用行为,一经发现微信平台将永久收回赞赏功能使用权限,导致严重影响的还将予以一定期限内封号处理,处理时未结算资金将退还微信用户。据刘侠风在朋友圈透露,其微信公众号的赞赏功能已在11月28日被封禁一周。

  事件发生后,微信先是表示由于由于在短时间内大量用户进行赞赏,导致触发系统bug,导致单日5万元上限失效,导致赞赏金额高达两百余万元。随后经深圳市民政局、罗尔、刘侠风及腾讯四方沟通,微信平台将262万元全数退回用户零钱包中。

  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汤景泰当天就此事撰文表示,新媒体事件一次次地制造了跨地域、跨领域、跨群体的情绪共振、情感共鸣,表明社会情感治理急需摆上社会治理日程。他在文章中指出,结合近年来典型网络炒作的案例来看,悲情、恐惧与戏谑是对网民进行情感动员的主要手段。

  “这些网络炒作并不能促进人们对社会问题的理性思考,而只是激发了悲哀、愤怒、恐惧或娱乐等基本情绪心态。”他向时代周报记者指出,现在部分商业机构缺乏界限意识,正在入侵人们的基本社交生活,“中国社交媒体如此商业化和娱乐化,全世界少有。”

  站队与反转

  事实上,今年9月8日,罗一笑被查出患白血病后,罗尔就开始在微信公众号上撰写相关文章。

  直到两个多月后,事件随着小铜人的介入炒作才引爆舆论场。刘侠风决定整合罗尔为女儿写的系列文章,在“P2P观察”里推送,读者每转发一次,小铜人捐助一元给罗一笑,保底捐赠两万元,上限50万元。文章同时开通赞赏功能,赞赏金全部归罗一笑。

  事件涉及赞赏资金超过260万元。

  不过罗尔的家庭状况并没有想象中差,选择网络筹款治病引来了外界的质疑。罗尔此前的文章谈到,自己拥有三套房,而且还开设了广告公司,家庭状况良好。

  时代周报记者查阅工商信息系统发现,目前罗尔是深圳市新故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和深圳市金点信息咨询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前者是深圳女报社旗下子公司,罗尔曾任该杂志《新故事》主编10余年,不过该刊确已在去年停刊;后者由罗尔兼任总经理,实缴5.1万元,金点信息曾投资300万元入股,注册地点同为女报社的《消费》杂志社,今年1月,该社宣布破产。网传其拥有的深圳百推宝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据工商登记资料,其法定代表人应为同名者。

  按照罗尔的说法,他的确拥有三套房,之所以要为女儿进行募捐,原因是深圳的房子是要留给儿子,东莞其中一套房是现在的妻子名下,另一套房以后养老要用。而深圳市儿童医院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11月29日,罗一笑三次住院自付费用为36193.33元,平均自付费用占总医疗费用的比例为17.72%。

  有关罗一笑具体的医疗费用数字,深圳市卫计委、儿童医院也作出了官方通报,截至目前医保报销比例超过80%。

  此后,事件处理又经历了“将所有赞赏资金成立捐助白血病儿童基金会”到四方商谈后决定原路退回的反转。

  从站队到反转,“罗一笑事件”的舆情在短短数小时里出现惊人的变化,堪称互联网社交时代的典型案例。作为此次事件的发酵平台,微信方面一直沉默至12月1日下午5时。

  无底线营销摧毁社交圈

  基于移动互联网强大的连接能力,众筹、募捐的渠道发生了剧烈的变化,过去由红十字会和公益机构主导的慈善活动,已变成受捐者直接自主发起。微信庞大的用户规模,成为互联网+公益的最佳样本。腾讯集团披露的数据称,2015年,2383万爱心用户在腾讯公益的平台上献出爱心,捐赠善款超过5.4亿元,共资助了2960家公益组织的7241个公益项目。

  为了规范互联网公益募捐行为,此前民政部已根据新《慈善法》的规定,公示了13家网络募捐平台,包括腾讯公益、蚂蚁金服、轻众筹等都入围了白名单。公示平台都作了“不代为接受慈善捐赠财产”的承诺,即平台必须保证募集到的钱直接打入慈善组织的账户,一分钟也不在平台截留,确保互联网募捐的安全性。

  这是由于互联网公益虽以“互助共济”的名义承诺赔付,但用户投保后所累积起来的资金池根本不具备保险经营资质,互联网互助平台引起了监管部门的警惕。11月4日,保监会发出今年内第三次警告,称正在重点整治未取得业务资质,却以互助名义变相开展保险业务的互联网企业,其中水滴互助更遭到点评批评。水滴互助公布的数据显示,自今年5月上线至今已有157万人参与,公司估值高达3亿元。

  而在微信方面,微信一直坚持打击诱导分享行为,公众号第一次违规受到的处罚包括封号30天、拦截链接、删除诱导增加的粉丝、关闭流量主,第二次违规则将被永久封号。据了解,发送谣言、色情、测试类、答题类等内容诱导用户分享至朋友圈,分享后用户才可见到答案或内容的行为属于诱导分享,此前包括Uber中国、易到等多家企业的微信公众号都曾因为“诱导分享”而被封号。

  目前,P2P观察没有受到封号处理,不过其赞赏功能已被禁一周,涉及文章也被删帖。微信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根据微信的赞赏规则,利用赞赏进行募捐属于滥用行为,一经发现,微信平台将永久收回赞赏功能使用权限,导致严重影响的还将对违规公众账号予以一定期限内封号处理,处理时未结算资金将退还微信用户。

  值得注意的是,11月24日微信安全中心和腾讯研究院安全研究中心曾共同发布过《微信生态安全报告(2016)》,该报告显示,微信已累计处理谣言文章20多万篇,处罚造谣传谣账号约10万个,朋友圈处理谣言链接数超过120万条。


(责任编辑: 马先震 )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