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航企获机票定价权恐借节提价

2016年10月17日 07:16    来源: 北京商报    

  由于航空公司逐渐获得更大定价话语权,引发外界对于机票大涨的质疑。上周末,中国民用航空局、国家发改委联合发布《关于深化民航国内航空旅客运输票价改革有关问题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放开800公里以下航线机票定价权,这也是五年来第三次给机票定价“松绑”。对此,一家航企高管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从目前来看,放开的主要是竞争性航线,受制于铁路、公路竞争,这部分中短途航线平日难言涨价。但如果遇到春节、国庆等销售旺季,铁路运力接近饱和,那时实行市场调节定价的民航可能出现大幅抬价情况。另外,未来当所有航线的定价权都下放后,航企很可能在具有优势的长航线上提价,业界呼吁为保障消费者利益,市场监管不能留白。

  下放机票定价权

  随着民航运输价格改革不断推进,我国机票将采用越来越灵活的定价方式。在通知中就规定:800公里以下航线、800公里以上与高铁动车组列车形成竞争航线旅客运输票价交由航空公司依法自主制定,但航空公司上调无折扣航线的票价时,原则上每航季不得超过10条航线,每条航线每航季票价上调幅度累计不得超过10%。

  据统计,截至9月国内总的航线数量为3913条,800公里以内航线1371条,占比35.04%。民航专家认为,此次文件下发实际上是政府进一步放开机票价格管制,特别是对短航线和有竞争的航线。

  事实上,为了航空公司在面临与高铁的竞争时能有更多的自主权,民航局和国家发改委曾几次进行过定价改革。2013年,我国宣布允许国内机票价格不设下限,并将首批31条航线从政府指导价改为市场调节价。去年初,中国民用航空局、国家发改委再度联合宣布,101条相邻省份之间、与地面主要运输方式形成竞争的600公里以下短途航线旅客票价,“由现行政府指导价改为实行市场调节价”。

  据悉,2004年,《民航国内航空运输价格改革方案》获国务院批准并予实施,绝大部分中国民航票价实行政府指导价,航企只能在基准价(全价)基础上上浮25%、下浮45%。但随着民航业市场化竞争加剧,以及消费者对廉价票的需求日渐增长,其实航企早已自行打破了下浮限制,例如春秋航空的9元票以及淡季大批的2、3折票等。此前两次,国家主管部门取消了机票下限的要求,而最新政策则大幅度砍掉了上下限门槛。

  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谢立也分析,近年来民航运价改革的核心就是将逐步放开更多航线,由航企自主定价。“长期以来,为避免漫天要价,国家规定了机票价格上限。同时,为了不让航企恶性竞争,在某些航线国家限制了票价下限。但接下来,我国将提高民航业市场化程度,更多航线的机票价格将可以随行就市。”

  销售旺季票价恐走高

  在机票定价方式不断向市场靠近过程中,是否会出现机票价格暴涨成为外界最大的担忧。对此,业内普遍认为,由于受到高铁的竞争,大部分时间机票不具备大幅提价基础,但不排除在春节等节假日,高铁运力接近饱和,让不愁客源的民航有了抬价的“底气”。

  公开资料显示,随着高铁的大规模建设,高铁和民航已构成了我国高速客运的主体。高铁的快速发展对国内民航业产生不可避免的冲击。以长沙-杭州以及长沙-贵阳线路为例,长沙-杭州于2014年12月10日开通高铁,长沙-贵阳于2015年6月18日开通高铁,随后航空市场受到很大冲击,客流量锐减,航班数也被迫持续减少。

  对此,民航大学教授李晓津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由航空公司根据生产经营成本、市场供求和竞争状况等自主确定具体价格水平,市场竞争将会更加充分,这将引导航空公司推出更多与旅客消费习惯、承受能力相适应的折扣票价。特别是在新增实行市场调节价的平行线路上,高铁、动车、高速公路客运与民航形成替代竞争,调整后将不会出现票价大幅度上涨的情况。

  “应该说,机票价格不会出现普涨,但在暑运、春运等销售旺季,高铁的运力承压,也让更多旅客开始选择民航出行,故这段时期航企很可能为获取更高昂利润而涨价,”昨日,一位不愿具名的航企高管直言,“其实,在过去的一两年中,已经开始出现这样的态势,一到销售高峰,很多航线机票就被全价票覆盖,刚刚过去的国庆长假中,更曾出现过北京至银川的数百元机票被炒高至数千元的情况。可以预测,接下来的春节,机票价格高高在上的可能性极高。”

  监管不能留白

  更值得关注的是,根据去年底民航局公布的《推进民航运输价格和收费机制改革的实施意见》,国内航空运输价格市场化改革的目标已明确,“到2017年,对已经形成竞争的国内航线客运票价由政府指导价改为市场调节价,同步健全价格行为监管规则。到2020年,国内航线客运票价主要由市场决定的机制基本完善,科学、规范、透明的价格监管制度基本建立”。

  资深航空观察员王疆民分析,按照行业内流传的说法,在500公里范围内,高铁对民航冲击较大,达到50%以上;500公里至800公里,冲击达到30%以上;1000公里以内影响旅客量为20%;1500公里以内为10%;1500公里以上影响不大。所以,目前放开的800公里以下的航线定价权,属于高竞争领域,预计对机票价格影响尚数有限。可一旦800公里以上航线开始采用市场调节价,占据优势的民航则很可能出现较明显涨价举动。

  不过王疆民也指出,执行市场调节定价,就是为了让航空公司可以根据市场变化灵活定价,提升我国民航业竞争力,这是大势所趋,特别在3家以上航空公司经营的航线上实行市场调节价极为有必要。因为在国内航线上,除了高铁这一“外敌”,多家航空公司在经营时本就拼杀激烈,应当让市场作为价格形成的决定者。更重要的是,放开价格上下限后,虽然个别时期、部分航线的机票价格可能走高,但也可以给低成本航空公司有更好的发展空间,旅客将会有更多出行选择。

  当然,业内分析人士也强调,在逐步放开价格和收费管制的同时,还应加强对民航价格收费的事中事后监管。首先,由于独飞航线竞争不足,可替代选择较少,旅客需求相对旺盛,容易出现“溢价”机票现象,主管部门要加强对独飞航线的监管。同时,一般认为3家以下航空公司经营同一条航线,竞争是不够充分的,特别是航空公司之间有控股关系时,更易出现价格联盟,需要严格管控。

  此外,还要加大对不合理收费项目的监管。如某些低成本航空公司对国内航班上所有旅客征收选座费,部分销售代理在旅客购买机票时增收代理服务费。这些通过另立名目增加旅客出行负担的收费项目,严重侵犯了消费者合法权益,应当加大监管力度。

  北京商报记者 肖玮/文 张彬/制表

  


(责任编辑: 向婷 )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