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银行副行长们缺位的日子

2016年09月18日 08:06    来源: 经济观察报     胡群

 

  空缺近3个月,民生银行终于补齐副行长人选。

  9月5日,原行长助理林云山、石杰和李彬被民生银行董事会聘任副行长。与民生银行出现副行长空缺情况类似的还有华夏银行。自去年5月和8月,王耀庭和黄金老辞任华夏银行副行长之后,仅有任永光、李翔两位副行长,直至今年9月1日,该行董事会才聘任关文杰、王一平为副行长。

  银行副行长变动频繁、空缺时日颇久已成为行业共性。自孙德顺7月21日获准升任中信银行行长之后,该行副行长尚缺一席。而履新仅一年的网商银行副行长赵卫星已离职,正筹办四川希望银行。8月30日,广发银行发布公告称,董建岳、利明献辞任董事长及行长,与之一同辞任的还有时任副行长罗杰和周卫华。

  面对这种情况,有市场人士发问,银行副行长为何出现这么长的空缺期?副行长不在,银行的业务发展不受到影响吗?

  “这两年银行高管职位变化比较多,人员调整没有跟上变化,但业务发展不受影响。很多银行的副行长与行长助理在分工上并无区别。当然,下一步这些银行要通过适当方式补充包括副行长在内的高级管理层人员,并进一步完善公司治理架构。”恒丰银行研究院执行院长董希淼向经济观察报称。

  “不安分”的副行长们

  在新金融兴起及多重因素影响下,商业银行副行长更换频率较以往高出很多。黄金老自去年辞任华夏银行副行长,现在已是苏宁金服常务副总裁;平安银行原副行长陈伟在任职陆金所副总经理后,现在已是国美金控总裁。

  为何银行副行长职位变动较频繁?上海财经大学现代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奚君羊认为,主要原因是银行采取了限薪的措施,使得许多银行高管包括副行长收入有很大下降 。其次,银行的黄金发展期正在远去,不良资产也有所增加,副行长分管的业务考核就很难实现。从银行内部方面来看,现在对专业的高级人才的吸引力明显下降;从外部来看,现在非银行金融机构的各种金融机构,业务的发展特别是包括互联网金融的发展对金融高端人才需求量比较大,而且这些行业通常来说成长性比较好,能够对金融高端人才提供很好的收入待遇,并且业务的发展前景比较好,容易使金融高端人才对拓展职务发展的空间,这些非银行的金融机构和岗 位对金融高端人才的吸引力在增加。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薛洪言认为,银行业已经进入到稳定发展的成熟期,高管的职业生涯确定性强,相较之下,互联网金融仍处于高速发展阶段,入职互联网金融机构有很大的几率再创职业生涯新辉煌,未来有更多的可能性。从人才储备角度看,商业银行副行长级高管具有严格的任职条件,备选人员多来自于具有丰富一线经验的一级分行行长,而一级分行行长也是此次离职潮的主力军,本身属于稀缺资源,且担负着一个地区的经营重任,其职位满足率优先级高于总行副行长。此外,银行的任职制度相对僵化,能上不能下,副行长级高管职责重大,秉持“宁缺毋滥”的原则,很多时候银行宁愿多等一等,务求找到合适的人选,这也是导致副行长职位空缺率较高的重要原因。

  但并非每一位副行长在新职位上都愿意坚守。进出口银行原副行长曹彤赴任前海微众银行行长仅10个月后,即就任厦门国际金融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而微众银行原副行长郑新林亦在曹彤离职两个月后提出离职。而网商银行方面向经济观察报记者透露,原副行长赵卫星已离职。

  需要几位副行长?

  在副行长缺位的日子里,银行业务是否受影响?近年中国经济处于“三期叠加”,一定程度上冲击了银行的业务发展,与副行长缺位几乎同一节奏,因此很难给出,银行业务发展放缓与副行长缺位有直接联系。

  一位来自股份制银行中层人士向记者表示,银行内部并不缺少副行长的合适人选,只是最近流失比较严重,重新选聘需要走程序,包括董事会、组织部门、监管部门等,所以有一段时间的空白期。但业务上多少会有一些影响,不过也不大,内部都重新调整了分工,有的工作由行长助理、总监、首席临时负责。董希淼则认为,很多银行的副行长与行长助理在分工上并无区别。

  “副行长的缺失对银行业务肯定有很大不利影响,因为银行的具体的经营和业务的发展,都是需要副行长来分管实施,银行的战略发展和业务经营的拓展,所以副行长人员不足,会造成具体的经营管理业务发展很难得到合适的高端人才来推动,银行只能选择次一些其他高端人才来办理原来副行长分管的经营管理的工作,但由于银行业务的复杂性,二等的人才来担任职务,其能力明显不足,和银行的目标要求就有差距,肯定会对银行的业务产生不利影响。”奚君羊称。“一般而言,副行长职位出现暂时空缺后,银行会重新调整行领导分工,确保实现各业务条线的全覆盖和上下沟通汇报机制的正常运转。当然,考虑到业务熟悉程度和精力有限等因素,副行长的替代者在相关业务决策上会存在一定的滞后性,但商业银行业务经营基本是总行一级部门总经理和一级分行行长负责制,短期内,并不会对业务经营带来大的影响。但从中长期来看,各种潜移默化的不利影响不容忽视。”薛洪言表示,银行既要探索多元化的薪酬激励机制,千方百计留住人才,也要解决好人才储备和梯队构建的问题。或许也正为此,董事会在副行长的聘任进程方面也会加快。如,民生银行在解聘副行长邢本秀近三个月后,同时聘任了三位副行长;而华夏银行董事会则在缺失两位副行长一年后,同时聘任了两位副行长。

  商业银行需要几位副行长?这显然并无统一结论。经济观察报记者不完全统计发现,中行、交行、民生银行目前为三位;工商银行、兴业银行、华夏银行为四位;建设银行、中信银行、广发银行为五位;农业银行、平安银行、光大银行为六位;招商银行与浦发银行为七位。

  良好的公司治理是获得和维护公众对银行体系信任和信心的基础,也是银行业乃至整个经济体系稳健运行的关键所在。中国的大中型商业银行自股改上市以来,大都已建立起由股东大会、董事会、监事会和高级管理层组成的公司治理基本架构,并通过增聘独立董事、选举职工监事、设立和聘任首席风险官及首席信息官等不断完善公司治理架构,形成了权力机构、决策机构、执行机构和监督机构之间权责分明、各司其职、相互协调、有效制衡的组织架构和决策科学、监督有效、运行稳健的运作机制。

  然而,近年的宏观经济及科技发展已对银行业的公司治理结构提出新的挑战。银行业协会认为,现代银行治理体系转型已成为重点,公司治理、业务治理、薪酬治理是维护银行业稳健发展的制度安排,要提高银行经营的科学性,着力提高银行公司治理内部管理水平,担当风险管理责任,加强约束制衡,解决内部人控制、董事会虚置等问题,有序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建立现代企业制度。


(责任编辑: 华青剑 )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