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控股权之争升级 神开股份股东欲摆脱“快鹿系”阴影

2016年06月27日 07:46    来源: 中国经营报     郑利鹏

  神开股份(002278.SZ)的股权之争正在以眼花缭乱的方式快速更新、扩大,最终可能让多方陷入僵局。

  6月18日,神开股份公告称,接到自然人股东顾正、王祥伟、袁建新、高湘、顾冰(以下简称“自然人股东”)通知,其与上海业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业祥投资”)已于6月8日签署了《关于解除表决权委托的协议书》,同时自然人股东正式函告上市公司撤销业祥投资代为行使股东表决权的委托。

  该公告还称,同日接到业祥投资关于对上述自然人股东撤销表决权委托事项不认可的函件。而在此前,业祥投资已与上述自然人股东签署《关于解除表决权委托的协议书》。

  6月22日,神开股份再次公告,称接到业祥投资的《通知函》。业祥投资表示已就其与宁波惠佳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宁波惠佳”)及顾正、王祥伟、袁建新等自然人股东签订的相关协议,向上海市高院提起确权诉讼。

  至此,神开股份的股权之争已经从此前业祥投资和宁波惠佳约定的股份协议转让,变成今日的神开股份、业祥投资和宁波惠佳三方控制权争夺大战。

  日前,《中国经营报》记者就未来的局势研判等问题发送书面采访提纲至神开股份,截至发稿尚未得到相关回复。而神开股份前董秘顾冰在电话接受记者采访时称,目前自己对局势“看不透,比较迷茫,等过了这段时间才能答复”。

  股权转让风波

  据了解,业祥投资是快鹿集团的全资子公司,其持有神开股份13.074%股权。据此前约定,顾正等自然人股东将神开股份15.004%股份质押给业祥投资,并将该股份的表决权委托给业祥投资行使,业祥投资在神开股份拥有表决权的股份一度达到28.078%。

  今年4月6日,徐琪在快鹿集团危机爆发后临时接任该集团董事会主席。6月15日,徐琪决定离开快鹿。正是在徐琪任上,业祥投资“放手”神开股份控股权。

  根据神开股份最新披露的内容,6月8日,业祥投资作为转让股份的质押权人参与协议签署,协议约定,顾正等自然人股东将神开股份15.004%股份以16.09元/股、总计8.785亿元的价格转让给宁波惠佳。该协议经宁波惠佳加盖公章、自然人股东各方或其授权代表签字、业祥投资加盖公章后成立并生效。

  同时,宁波惠佳与业祥投资签署借款协议,宁波惠佳同意向业祥投资借款不超过1亿元,借款专项用于偿还业祥投资以股票质押方式向海通证券的部分融资本金2亿元及其利息,由宁波惠佳直接支付至海通证券的账户。

  协议显示,该笔借款期限六个月,年利率为6%,协议经双方加盖公章、宁波惠佳收购顾正等人所持神开股份15.004%的股份过户至宁波惠佳名下之日起生效。

  根据神开股份公告,业祥投资目前对协议的合法性、真实性、有效性提出质疑,并在寻求司法介入,上述协议是否能正常履行以及后续进展尚存在重大不确定性;上述事项将有可能引起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

  而业祥投资提出质疑的理由是,6月8日,案外人徐琪擅自以业祥投资名义与宁波惠佳、顾正等签订了《股份转让协议》,该协议未经业祥投资股东会决议通过,且严重损害了业祥股东方及相关第三方的权益。

  记者曾试图联系徐琪求证业祥投资质疑理由,不过,据接近徐琪的快鹿内部人士称自离职风波之后,已经多日联系不上徐琪,即便联系上,他也未必会对此回应。

  根据此前网传疑似徐琪离职报告中披露,在快鹿集团内部曾因神开股份相关事宜引发对徐琪的指责。“徐琪此前曾因为信息披露被上市公司股东追责,所以不可能再次评价”。

  摆脱“快鹿系”阴影

  让事情进一步陷入混乱的是,作为后来者的宁波惠佳也并未保持沉默。

  6月22日,神开股份在发布的两则公告中称,其于6月20日收到宁波惠佳告知函。针对此前业祥投资所称,“鉴于宁波惠佳投资管理中心已明确表态,双方与宁波惠佳投资管理中心之间的《股份转让协议》将终止履行,相应地该份《协议书》已无存在基础。”宁波惠佳在告知函中明确给予了否认。

  对此, 宁波惠佳正式函告“上海业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函件所称本企业已明确表态,双方与宁波惠佳投资管理中心之间的《股份转让协议》将终止履行之内容与事实严重不符,本企业从未以任何方式表示前述《股份转让协议》将终止履行”。

  而回顾全过程,目前能够影响业祥投资掌控大局的,除了这份《股份转让协议》还有6月8日顾正等自然人股东签署的《关于解除表决权委托的协议书》。

  各股东拟让神开股份脱离业祥投资的意愿显而易见。

  此前,顾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对于《股权转让协议》《借款协议》这两项自然人股东不发表意见,但是,针对《关于解除表决权委托的协议书》的合法性、合规性,已向业祥投资和神开股份分别递交了《关于上市公司股东表决权委托的撤销通知》。

  顾冰直言,只想快点和业祥投资“离婚”,不想再和它有关系。理由是,作为快鹿系旗下成员,业祥投资入主神开股份之后带来的负面影响太大。

  上海海华永泰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王进向记者分析称,整个纷争过程中存在两份协议,一个是宁波惠佳、顾正等自然人、业祥投资三方的《股份转让协议》,这个协议的效果是顾正等人把股权转让给宁波惠佳,这部分股权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15.004%。业祥投资已经向上海高院起诉,要求确认这份协议无效。另一个协议是顾正等人与业祥投资之间关于解除表决权委托的协议。这两份协议任何一份如果执行都将对上市公司的控制权有重大影响。目前信息显示业祥投资对第一份协议起诉,暂未对第二份协议起诉。即使第一份协议被推翻,第二份协议能否当然被推翻,也存在一定疑问。

  日前,顾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业祥投资的用意很明显,就是想借诉讼来拖延股权转让进程。一旦扯上官司,就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目前他们正委托律师研究该诉讼事宜,看看是否采取相应措施。

  尴尬业祥投资

  记者在采访顾冰时曾询问当时引入业祥投资的逻辑,并未获得顾冰正面回复。

  不过,根据媒体此前报道,神开股份当时以管理层年龄问题、以及直接融资功能丧失等理由引入业祥投资。

  据了解,2015年9月19日,神开股份在深交所披露,公司遭股东方业祥投资举牌。9月14日~17日,这家公司从二级市场连续买入上市公司股份约1820万股,买入均价10.52元/股,耗资约1.91亿元。

  而根据当时媒体报道,业祥投资此次举牌实为迫不得已。自2015年9月9日以大股东方式入驻神开股份后,连续遭遇4个跌停,迫使业祥投资在二级市场进行增持,这一买,便买到举牌。

  而彼时,神开股份原实际控制人为顾正、李秀英、袁建新、王祥伟四位,年龄分别为79岁、60岁、68岁、69岁;他们曾是一致行动人,且在上市公司担任要职。

  雪上加霜的是,2015年2月,上海证监局下发了《行政处罚决定书》,决定对上市公司及顾正、李芳英、寇玉亭等多位高管给予警告并罚款。同年7月公司董事、总经理寇玉亭再次收到了《立案调查通知书》。因违规交易上市公司股票,中国证监会决定对其立案调查。神开股份及公司高管沾上污点,按照相关规定,一定期限内便不能再融资。

  当时神开股份公司方面承认,因为高管污点问题,公司已经失去直接融资功能。如果不引入新的大股东,公司发展将存在诸多问题。

  而业祥投资显然对神开股份也并不满意,所以才有了业祥投资在《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中透露,未来将对上市公司董事会、监事会成员和高级管理人员进行适当调整。

  纵观二者联姻,对于当时身处困局的神开股份以及惨遭套牢的业祥投资来说,对方可能均非自己“良配”。

  如今,股东之间更加错综复杂的关系,无疑让神开股份的未来更加前途莫测。


(责任编辑: 华青剑 )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涨跌幅TOP10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