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宁波中百缘何屡遭冻股

2015年11月13日 07:50    来源: 北京青年报    

  作为徐翔泽熙系的投资重镇,上市公司宁波中百本周消息不断,第一、第二大股东所持股份相继被冻结,股份转让牵出另一段资本故事,宁波中百是否面临易主,谁又是下一个宁波中百……徐翔投资神话不再,更精彩戏码刚刚开始。

  宁波中百两大股东控股24%

  徐翔系的投资重镇宁波中百,本周一直动荡不安。

  11月10日晚宁波中百公告称,控股股东西藏泽添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持有的公司3540.5252万股无限售流通股被公安部门冻结,冻结期为两年。以该股当天收盘价18.9元/股计算,西藏泽添被冻结的股票市值约为6.7亿元。

  11月11日晚宁波中百继续发布公告,公司于当日接到上海证券交易所的通知,公安部门对公司第二大股东竺仁宝持有的公司1888.4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8.42%)无限售流通股及孳息进行了冻结,冻结时间为两年。

  两大股东所持股份相继被冻结且持续两年,宁波中百的前途面临变数。

  截至今年9月30日,宁波中百第一大股东西藏泽添与第二大股东竺仁宝合计持有股份5428.93万股,合计占比24.2%,第三大股东至第十大股东合计持有股份1286.44万股,合计占比为5.74%。

  宁波中百的高管构成也颇受市场瞩目:高管中7人现为上海泽熙投资公司职员,第一大股东西藏泽添的法定代表人徐柏良被外界认为是徐翔的父亲。宁波中百对外界表示,公司董事徐峻和董事赵忆波目前均处于失联状态。

  竺仁宝牵出雅戈尔旧事

  宁波中百第二大股东竺仁宝所持股份被冻结,使市场将上市公司雅戈尔与徐翔泽熙系的渊源一并记起。

  宁波中百年报显示,2014年7月17日,雅戈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与自然人竺仁宝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书》,通过协议转让的方式向自然人竺仁宝转让其持有的公司1888.40万股的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8.42%。转让价格为每股12.02元,合计股权转让价22698.568万元。

  资料显示,2013年10月14日,雅戈尔增持后持有工大首创(宁波中百前身)的比例升至15.8%,一举超过工大首创原第一大股东哈尔滨工业大学八达集团有限公司15.69%的持股比例,成为第一大股东。就在市场认为雅戈尔将入主工大首创之时,徐翔通过泽添投资加入了对工大首创控股权的争夺。

  去年2月19日,工大首创发布公告称,泽添投资以9.1元/股的价格斥资3.2亿元,受让工大首创原大股东八达集团15.69%股份。受让上述股权后,泽添投资持有的工大首创股份较第一大股东雅戈尔仅差0.11%,成为工大首创的二股东。3月9日,新晋二股东泽添投资向工大首创提出增加股东大会临时提案,其中包括增补选举在泽熙投资任职的徐峻、鲁勇志、史振伟3人担任工大首创董事。3月20日股东大会当日,泽添投资三董事的提名议案获得高票通过。在稍后进行的工大首创的董事会上,曾任泽熙投资总经理助理的徐峻当选为工大首创董事长。业内人士分析称,雅戈尔对泽添投资所提四项临时议案均投出赞成票,而且徐峻当选为工大首创董事长,说明雅戈尔和泽熙投资事先应该沟通过并取得共识。

  泽熙投资与雅戈尔的资本共舞不止于此。

  2014年上海泽添入主宁波中百前夕,徐翔旗下的泽熙投资精准增持东方锆业。此前,雅戈尔通过定向增发的方式已成为东方锆业第五大股东,持股比例为1.81%。

  2010年11月17日,金种子酒发布了《关于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申请获得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核准的公告》,随后又发布了《2010年度非公开发行股票发行结果暨股份变动公告》,公告显示发行价较原先的7.54元/股提高至16.02元/股。上述公告公开了截至2010年11月16日收盘时的前十名股东持股情况,泽熙旗下的三只产品位列其中,合计持股量达2175.7万股,占发行前总股本的4.13%,而金种子酒此次非公开发行的股份数量不过3433.2万股。在金种子酒当年的三季报中,并没有上述泽熙产品的身影,泽熙大举加仓金种子酒是在10月8日至11月16日之间,雅戈尔投资有限公司是此次非公开发行对象之一。

  另据了解,雅戈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今年11月10日发布副董事长辞职公告。公告显示,雅戈尔董事会于2015年11月10日收到公司副董事长李如刚递交的书面辞呈,李如刚因退休原因辞去公司第八届董事会副董事长、董事及董事会战略发展委员会委员职务。根据《公司章程》的有关规定,李如刚的辞职自辞职报告送达公司董事会时生效。据雅戈尔官网显示,2002年4月8日至2015年11月10日,李如刚担任宁波雅戈尔控股有限公司副董事长。

  谁是下一个宁波中百

  目前与徐翔有关的4家被冻结股份的上市公司,分别是大恒科技、宁波中百、华丽家族和文峰股份。业内最关心的问题无疑是这些股份将面临怎样的处置,以及股份持有人又将面临怎样的处境。

  中华全国律师协会金融证券委员会委员王蕊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若上述被冻结股份认定为徐翔旗下资产,且判定徐翔存在内幕交易非法获利的行为,那么该部分股权将可能作为抵偿之用进行拍卖。这意味着郑素贞(徐翔母亲)为控股股东的大恒科技及徐柏良(徐翔父亲)为实际控制人的宁波中百存在易主的可能。

  上述四家上市公司被冻结股份或许只是个开始。上海天铭律师事务所律师宋一欣认为,“泽熙系”目前持有的数家上市公司股份未来都将存在被冻结的可能。

  文/本报记者 刘慎良


(责任编辑: 华青剑 )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