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绿城宋式“悲剧”剧情连连看 假面舞会落幕后的狂欢

2014年05月30日 06:39    来源: 中国经济网    

孙宏斌、宋卫平和寿柏年

  中国经济网北京5月30日讯(记者 郭晓伟)一周前,地产圈的年度大戏——融创收购绿城,历经近20天的喧嚣后,终于尘埃落定。

  假面舞会之后,许是一场别开生面的狂欢。绿城教父宋卫平,转身而去;融创一哥孙宏斌,接过权杖;绿城股肱寿柏年,心血得报。三个男人主演的这场悲情剧中,精彩迭出,爆料不断。“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这句话不妨暂作一号主演宋卫平的注脚。

  主角卸下面具归于平静,观众却依然兀自沉迷,对宋卫平式悲剧的祸根争执不休。

  文艺青年,毫不犹豫把这定义为浪漫主义商业模式的倒下,唏嘘不已;数据直男则拒绝煽情,狂翻年报后,把这总结为债台高筑后无奈的出走;甚有无忌者,狂呼宋公嗜赌,败尽身家,“一入赌场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

  凡此种种,不一而论。孰是孰非,自有定论。

  文艺论:浪漫主义商业模式的轰然倒塌

  把美好的东西打碎,这就是悲剧。绿城易主,一开始就不自觉的蒙上了灰暗的色彩。其实,这是绿城教父宋卫平相对愿意接受的指责。

  过去二十年,伴随着资本市场的追捧和无力置业者的板砖,地产开发商是一张备受质疑的名片。对宋卫平而言,享受更多的则是前者。

  据多为挚友评价,“宋更像是文人,连50%的商人都不算。他充满了理想主义和浪漫主义情怀。”抛开宋卫平的个人想法,其对待媒体的态度也为他营造了很好的口碑。

  宋喜爱历史,会谈星座,管理上直来直去,不规律的坐息时间创造出深夜短信的传奇故事,媒体与群众基础都很好好。

  当然,宋卫平偏执的性格也为绿城注入了精神价值。很多人说,绿城的房子更像是一个艺术品,因为宋卫平对细节的完美追求严苛到令人难以想象的地步。藉此,绿城成了中国房地产的质量标杆。所以,冲着这块招牌,绿城的房子往往卖的很快。

  宋卫平的这种性格还被“普及”到拿地环节。宋在2009年的疯狂拿地,多为诟病。其好友杜平则说:“他那个时候老讲,很多时候他去拍地王,算算是没有钱可以赚的,但为什么要去拍呢?他是怕人家拿走之后,把地做坏了。但是他拿下来之后,却又一时不知道怎么弄。”

  这种“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的解释,近乎荒唐,抑或可以理解为是宋对绿城迷恋的癫狂。

  鱼或熊掌,兼得至难。随着口碑的蒸蒸日上,宋的危机没有敲门,就悄然而至。

  高价拿地、精品开发,背后是被拉长的资金周转率。资金链一旦出现些许风吹草动,绿城就如履薄冰。经历了几次这样,宋坦言“累了”。于是,选择了放手。

  有媒体曾评论道,“相比于万科、万达商业模式的大行其道,绿城更值得我们深思。珍惜绿城,宋公走好。”一时之间,对绿城及宋本人,媒体不吝赞誉之词。有人还称,“宋公的离去,代表这中国地产界一个时代的终结。”毫无疑问,这种评论写满了无奈和惋惜。

  绿城未倒。只是,宋卫平走了,带着一身文人气。

  数据直男:债台高筑倒逼后的无奈出走

  相对于沉闷和悲伤的感性论断,也有一部分人稍显理性。“数据会说话”,他们则认为这是宋在绿城资金链问题严重、债台高筑回天无力后的无奈之举。

  2008年绿城的财报显示:当年,公司销售(预售)额达152亿元,与2007年基本持平。但是,股东应占溢利为5.40亿元,较2007年同期的9.23亿元倒退41.49%。另外一颗不定时炸弹是,绿城中国资产负债比例为140.1%,较2007年直线飙升51.9%。

  政府的四万亿救市策略,及时的救绿城于水火之中,并推着绿城拉出2009年新的高峰。但新一轮的地产调控政策,很快又把宋卫平拽回残酷的现实。无奈之下,宋开始卖地。

  2011年年底,不满一月,宋卫平贱卖6个项目,总价值超过20亿元。重复一个被广泛引用的段子: 2011年底,一笔5亿元的账款必须在第二天支付,绿城中国总裁寿柏年对SOHO中国董事长潘石屹说,“你再不签,我就要死了。”宋卫平也曾说:“比如银行要来日还5个亿,但钱今天才刚到账,这种情形出现过几回,有点煎熬。”

  至此,对于宋卖地求生的言论开始零星出现。还好,之前的频频出手还给宋卫平积累下了卖地的资本。

  但是,土地卖完之后,下一个会是什么?股权。

  危机仿佛时刻准备着卷土重来,因为它一直并未远去。

  2012年6月,“绿城资金链断裂将倒闭”的消息再次尘嚣其上。这次,施以援手的是九龙仓。九龙仓支付41.52亿人民币认购绿城4.9亿新股,宋卫平燃眉之急再解。从后来信息开看,这次认购给宋卫平留下了些许阴影。

  2013年,绿城的业绩并不差。此外,绿城的债务结构明显改善,其短期债务从152.56亿元进一步下降至60.18亿元,短期借贷占比仅为19.72%,较2012年的71.38%缩减了超50个百分点。

  老来无子的宋卫平选择在这个时候退出,也许,他真的是因为累了。或者,是因为另一个男人。

  舞剧主角:三个性情男人的交集

  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必定会有另一个勇敢的男人。宋卫平背后的这个人,叫寿柏年。

  多方可查信息显示,宋、寿两人是杭州大学历史系77级的同学。两人关系甚好,且寿比宋学习成绩较好。 彼时,大学时期给彼此双方留下的印象影响了两人大半生。

  1994年,宋卫平以15万开创绿城。四年后,同学加故友寿柏年来投。

  据寿回忆,当时还有别的同学伸来橄榄枝。“绿城只有老宋一人,很辛苦。我想他更需要我。我们谈了几个晚上。他的人品、为人,我很相信。我们俩在学校时关系就挺好的。直到加入绿城,我才对他有了发自心底的佩服:没有老宋,就没有绿城。我是自觉、自愿地当他的助手。”这是寿对宋卫平的评价和对自己当初做此选择的解释。

  如你所知,此后十数年,宋、寿荣膺业界“黄金搭档”。另外,宋卫平口中曾出,“2013年新加坡路演回来,61岁的寿柏年在机场突感不适,嘴里吐出大量黑色液体,等送到医院才发现,寿的胃大量出血,超过1500cc”。寿柏年对绿城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孙宏斌,融创一哥;舞剧中的身份,以“救世者”称之似不为过。在宋卫平看来,孙宏斌是一个让人满意的接手者。早在2012年6月,宋卫平与孙宏斌合作创立融创绿城房产公司,共同经营长三角片区。由此看来,双方相知甚久。

  “孙宏斌被称为地产界硬汉,他比宋卫平更有野心,他要做地产王者。”这句评论就被媒体不厌其烦的拿来引用。

  “孙宏斌是中国房地产商人里最懂土地的,孙宏斌现在不缺钱,他的感觉特别好,而且追他的基金特别多,包括中投。业界太看好孙宏斌了。”亚太城市发展研究会房地产分会会长陈宝存也曾这么说。

  当然,对于宋卫平,孙宏斌也十分欣赏。

  “我真的喜欢宋卫平,原因是我们太像了,一是都是血性的性情中人,每次喝酒都喝多;二是都有理想主义情怀,为理想宁可头破血流。”孙宏斌曾这样评价宋卫平。

  交易完成,舞剧落幕。三个人,各得其所。“两人对酌山花开,一杯一杯复一杯”,猜想,宋卫平和孙宏斌少不了醉上几回,不过孙宏斌最近貌似真的很忙。

  舞剧的主角本该还有一个女人——宋卫平的妻子夏一波,只是,她已很少再被提起。

  赌祸论:赌桌深似海,妻儿成路人

  今年5月份,出让上市公司股权偿还赌债的传闻,让海翔药业红的发紫。至于传闻的真实性,一句“也许可能”就能概括。但是,这却让赌博成了股民的另一种忌惮。

  巧合背后是很多不固定因素的累积。在绿城和融创谋划易手细节时,宋卫平再受“牵连”。

  5月17日,赛富亚洲投资基金创始管理合伙人阎焱在北大全球金融论坛上爆料称,绿城被卖的原因是宋卫平 “一个月一个月”频繁飞到拉斯维加斯参赌。

  随后,还有信息曝出,宋卫平爱赌博已经是业内公开的秘密了,此前杭城风传春节前后,宋在某赌场连赌10余日,输赢在10亿级上下。

  当然,对于赌,宋并不否认。相反,宋对赌有些痴迷。

  忙完工作接近凌晨,宋卫平还会和朋友打麻将到天亮。生活中,他无时无刻不在打赌,包括生日、血型、星座。他甚至通过赌来考察下属——在他看来,所谓的“赌”更像一场智力游戏,每个人的表现都隐含内在特质。

  更直接的是,宋卫平还向记者承认,对赌的喜爱,来自于他的好奇心和好胜心。他一直有个愿望——想做个赢钱的赌徒。几乎所有牌他都会玩,桥牌他还是高手。但他称这些年由于偶然性因素以及公司原因,让他牌运并不太好。

  “没法专心赌钱。但我肯定不会赌到要还债的地步,一切都在可控中。整个事情的原因里,赌博可能只能占到1%至3%,”宋卫平说。

  另外,媒体也证实宋卫平有幽闭症,无法忍受长时间飞行的信息。

  好伙伴孙宏斌当天发布消息称,“赌博谁不赌博?但阎焱说宋卫平因赌博转让股权,一月飞一次拉斯维加斯。纯粹是信口雌黄胡说八道。现在绿城没有资金问题,宋卫平个人又不缺钱。”

  此前,宋卫平坦言,“没法专心赌钱。”落得清闲后,宋卫平终于可以痛痛快快赌上几场,一泄胸中块垒。

  假面舞会结束,狂欢只是短暂的温暖。相信演出还会继续,因为主角尚未谢幕。


(责任编辑: 韦伟 )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