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68岁温州老人杨嘉兴筹办民营银行

2013年07月28日 08:45   来源:北京青年报   

  

  杨嘉兴

  去年秋天,当杨嘉兴在失望之下撕毁所有申办民营银行的材料之时,年近古稀的他以为自己期盼了数十年的民营银行梦就此终结。而现在,不到一年,杨嘉兴那个原本慢慢冷却的梦想却随着眼下温州金融改革的推进而重新点燃:“不管怎么样,我不死心,有机会的话,一定要再试试!”

  银行梦重燃

  短短半个月内,从国务院常务会议到国务院办公厅文件,两度重申“探索民间资本发起自担风险的民营银行”。杨嘉兴据此认为,民营银行的门槛将降低,申办“玻璃门”会被打破,或许要到了真正有所改变的时代了。

  杨嘉兴银行梦的重启源于高层近期对金融政策新的措辞:6月19日,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提到要“探索设立民间资本发起的自担风险的民营银行和金融租赁公司、消费金融公司”。7月5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金融支持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的指导意见,再次提到上述内容。

  “我的团队没有解散,随时可以重新组建,如果监管层有相关的配套政策发布,我们可以随时重新组织申报材料,也可以筹集到足够多的资金启动项目。”杨嘉兴说,近期的政策变化之后,他开始重新留意与之相关的消息,一旦有机会,他会很快重新启动自己的梦想计划。

  不过,与一年多前的志在必得相比,此时的他出语谨慎:“现在仍然看不出我们到底有没有资格办银行,办民营银行的门槛到底是什么,发起人需要什么条件,我们只能再等等看。”

  而随着金融环境的变化,杨嘉兴申办民营银行的思路也发生变化:目标已经不再是做一个全国性、大规模的民营银行,而是想办一个注册资本金5亿元左右的区域性民营银行,然后再逐步做大。

  对于新的申报方案,杨嘉兴强调将会更加细化,也会更加明确。杨嘉兴认为,自己十年经营信用社的过程并没有出现一分钱的坏账,已经能证明民资也能办好银行。他相信,如果有机会办民营银行的话,他将会采取严格的风险控制手段,甚至会考虑在中国目前没有存款保险(放心保)公司的情况下,找一家国外的存款保险公司来防范风险。

  曾创办过全国首个股份制信用社

  杨嘉兴的民营银行梦源于他早年的非凡经历:1986年11月,杨嘉兴等8人集资31.8万元,创办了中国最早的股份合作制信用社温州鹿城城市信用社,也被认为是全国首家股份合作制“民间银行”。

  “当时创办信用社是顶着巨大压力的,”杨嘉兴回忆,申办过程颇费周折,自己当时向鹿城区区政府申办“银行”,得到了主要领导的支持,但被银行监管部门拒绝。但他自己先“动”起来,从工商部门拿到营业执照后决定正式开业。

  中国人民银行温州支行很快下发了“不准开业”的通知,两位搭档也随后抽回资金,会计也决定退出。“当时员工已经招聘好,资金也募集到位。”杨嘉兴决定最终咬牙办下去。他找到了当时温州的市委书记董朝才,得到其支持后才终于开业。

  由于采用浮动利率,开业后吸收存款迅速。开业第一年,累计吸储8000多万,放贷6000多万,实现利润100多万。在这期间,由于银行不愿给信用社开户,杨嘉兴的信用社只能将存款用箱子装好,藏在床下,还找人过来帮忙轮值看守。此后,温州市此类“民间银行”开始大量涌现,杨嘉兴随后倡导成立“温州市城市信用社协会”。鹿城信用社也完成了公开向社会增值扩股。

  “但最终,在开业十多年后,鹿城城市信用社被政府"收编"了。”杨嘉兴告诉记者。1998年,温州政府在整合鹿城城市信用社等原温州市区29个城市信用社、6家金融服务社和8家营业处的基础上,组建成立温州市商业银行。2007年12月17日,根据银监会批复,温州市商业银行正式更名为温州银行。

  去年首次筹办 3个月筹十几亿认股意向

  在信用社被“收编”后,杨嘉兴个人选择了退出。随后十几年,他开始辗转于担保等领域的民间金融生意,目前担任钧鼎资产管理公司总经理。不过,早年创办城市信用社的成功经历,让他一直希望有机会圆了自己“只完成一半的银行梦”。

  去年3月,温州金融改革综合试点方案获批的消息传出时,杨嘉兴以为自己终于抓住了梦想的尾巴“办一个真正的民营银行,实现一直以来的梦想。”在因兴奋感而带来的冲动之下,这个年近古稀的老人行动迅速而高效:与老同事蔡兆清等人一起,在短短数天时间内,请了金融学博士起草了创办银行的章程、报告和可行性方案,并于当年5月底向温州市委市政府发去一份《关于组建“温州市××发展银行”的建议》的报告,提出年贷款利率不超过15%,推行承兑汇票,解决企业间货款相互赊欠等问题。

  “当时,我们想筹办"温州农村发展银行",总注册资本金20个亿。”杨嘉兴回忆,他的计划得到了温州民营企业界的热烈回应,去年6月24日,他召集了有意愿参股民资银行的民营企业,举办了一场“创办民间金融机构研讨会”,宣布了20亿的筹股计划,并发放股权申请登记表,迅速筹集到了十几亿元的认股意向。

  不过,当他几天后拿着《温州农村发展银行设立申请书》,试图交给当地主导金融改革的金融办时,却被告知此事不归金融办管而被拒收。最终,有人指点他说“不要瞎折腾了,不会让你办银行的。”不甘心就此收手,杨嘉兴随后又用了数月时间奔走于多个部门,希望能有所转机,但最终却无果而终。失望之下,杨嘉兴最终愤而将自己创办银行的所有章程、申请报告、建议和可行性方案全部撕毁,以此作为自己终结民营银行梦想的标志。

  从那之后,他原本忙碌的生活开始变得清闲,会老朋友,聊天喝茶,享受天伦之乐占据了他生活的大多时间,直至今年夏天,银行梦因变化而再次被激发。

  对话

  最重要的是重建信用体系

  记者:您都这么大年纪了,为何一直想做民营银行?

  杨嘉兴:因为我的金融梦还没有圆满,当年做鹿城信用社做了十年却终止了,可以说我的金融梦圆了一半,在人生中留有遗憾。当时留下来一些成功的经验,我想把这经验传下去。如果将来我们有资格做民营银行的话,我觉得我可能会当个顾问,其他的由年轻人去操作,我来给他们把把关。

  记者:监管层其实一直是鼓励民资进入金融业的,您感觉现在办民营银行的障碍在哪里?

  杨嘉兴:监管层目前还没有做好制度设计,我们能做民营银行的前提是,监管层告诉我们能怎么做。不然如果没有个标准的话,我们在下面瞎折腾也没有用。比如说民营银行规模可以做多大,怎么样防范风险,经营人的资质。配套政策都要出来,我们才能根据监管层的意图再细化,然后去申报。

  像当年改革开放初期,有些“暂行条例”出来,我们再具体就自己的情况申报。现在,我们就是申报上去也是“盲人摸象”,没有用。

  记者:现在如果重新申办民营银行,您跟去年相比会做哪些方面的调整?

  杨嘉兴:最重要的就是如何在老百姓的心目中把威信建立起来。温州在民间信贷危机后,信用体系遭到严重破坏,我们要把这种信用体系重新建立起来,然后是怎么样真正加强服务,才能把它搞好。在规模上也会有所调整,我觉得可以是5个亿的注册资本金,当时考虑办全国性的银行,现在打算搞个区域性的民营银行。

  记者:您觉得民营银行如果能开闸,会带来哪些影响呢?

  杨嘉兴:贷款利率会有显著变化,中小企业在大银行那贷不到款,而小额贷款公司接近20%的年利率又太高,中小企业承受不起,所以我觉得民营银行能够降低中小企业的借贷成本,缓解他们融资难的问题。

  财经观察

  民营银行存“天然障碍”

  调查显示,在去年金改获批之后,有很多人想申办银行,不只是杨嘉兴,温州政府也想在民营银行方面有所突破,但其没有审批权限,最终也没有人获得批准。

  对于自己坚持做了数十年的民营银行梦屡屡受挫的原因,杨嘉兴认为是政策的限制使得民间资本难以进入银行业。而温州政府部门的一位人士曾对记者表示,虽然民资银行的呼声很高,但是民间资本是否能够承担得了风险存疑。

  有当地金融人士对记者表示,民营银行存在诸多“天然障碍”,其中风险控制成为民间资本进入银行业的最大障碍。一旦风险蔓延,民资股东将面临着无力偿还债务的困局。此外,虽然从来没有任何对于设立民营银行的明确禁止性条文,但由于国有大行和股份制银行已形成了对市场的全面覆盖,不愿改变现有的利益格局。还有,在我国目前尚未全面实现利率市场化的情况下,而显性存款保险制度又尚未建立,民营银行难以迅速取得老百姓的认可,因而其吸储能力会相当有限。

  新闻内存

  民营银行现状

  目前,国有资本在我国的商业银行体系中占据主导地位。截至2012年年底,中小银行法人机构(包含城商行、农商行、农合行和村镇银行)仅占银行业总体资产规模的15%。其中,民营资本控股的城商行和农商行较少。股份制银行中,仅有民生银行(600016,股吧)一家民营银行。

  不过,我国民间资本进入银行业已有时日。2004年8月初,由广厦集团、吉利集团等多家民营企业参股组建的浙商银行就已进入试营业,当时有人将浙商银行称为“国内银行吸收民间资本的"第一号重组"。据浙商银行称,该行之所以被归为民营银行是因为政府相关的直接持股仅有14%。而在浙江台州,有台州市商业银行、浙江泰隆商业银行、浙江民泰商业银行三家一级法人的民营银行。此外,已经在全国设立近千家的村镇银行,更是积极鼓励民营资本参与其中。


(责任编辑:刘佳)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商务进行时
精彩图片
涨跌幅TOP10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