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小企业的逃税式生存 不想长大也不敢长大

2012年06月12日 08:15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孙冰

    邵林的公司非常尴尬:再小一点,就是“税务部门懒得管的小虾米”;

    再大一点,就会进入“查收的重点范围”,偷逃税费会变得很困难。

    规范吧,成本巨大;不规范吧,又很难融资和进一步壮大。

    报纸上“小微企业减税”的大标题印得醒目,但邵林(化名)却看都没看就翻了过去。拥有一家40多名员工、年营业收入1000多万企业的他,本应该与这样的新闻息息相关,但他为何如此漠不关心?“再减我也不能交那么多。”他说。

    “你的公司逃税?”面对这个问题,邵林几乎不假思索地回答:“如果所有的税费我都严格按照规定缴纳,我的公司马上就会倒闭。如果过去我没有逃税,公司根本活不到今天。”邵林说自己是个出身“革命家庭”的创业者,但现在也被“逼良为娼”了。

    逃税和倒闭的选择题

    上个世纪90年代,本来在一家部级单位工作的邵林放弃了舒适安逸的工作而选择了下海创业,借助自己的语言优势和人脉关系,做起了中韩贸易,后来也发展了一些对中国台湾地区的进出口业务。几年时间,邵林的公司就已经做得风生水起了。

    “刚开始,中韩建交时间不长,贸易几乎是空白,几乎做什么都赚钱。”邵林说。但是,中国入世之后,大量韩国企业和韩国人涌入中国,贸易公司数量几乎是几何级数的增长,竞争越来越激烈。“特别是最近几年,人民币持续升值,国内的人工成本、运输成本、房租成本增长得非常快,企业发展壮大甚至生存下去都变得很难,因为除了利润什么都在涨。”邵林非常无奈。

    绝大多数小微企业都是靠压低成本和利润空间以获得价格优势,进而求得在市场竞争中的一席之地。但是,在税负问题上,针对小微企业的优惠并不明显,或者说即使降了还是很高。

    “大部分像我这样的小型外贸企业,税前利润率也就在10%~15%左右,如果足额缴纳各种税费,基本不仅白干还要倒贴钱。”面对高税负,“逃”似乎成为了生存下去的唯一出路。

    比税可怕的是“费”

    比“费”可怕的是“弹性征管”

    邵林给记者罗列了一份可怕的税费清单:除了25%的企业所得税和17%的增值税这两种最主要的税,企业还需要缴纳名目繁多的各种“税”:城建税、房产税、土地使用税、车船使用税、资源税、土地增值税、契税……

    更为可怕的还有林林总总的“费”:教育费附加费、水资源费、社会保险费、地方教育费、残疾人就业金、工会经费以及工商、环保、卫生、质监、公安等众多部门征收的各类行政性收费,据说有六七十种之多,这还不包括各种违规的罚款和滞纳金,而且这些税费很多都是不管企业盈利与否都要缴纳的。

    由于业务需要,邵林在韩国首尔和中国北京分别建立了一家公司,另外近年来和中国台湾地区的一些业务也让他对台湾的税制情况有一些了解,这使得他对于国内小企业的艰难处境感受得更为深刻。

    “韩国小企业的所得税率是10%,而中型、大型企业则是20%和22%,小企业低了一半。而我国是一般企业25%,微型企业才可以20%。韩国增值税率为10%,我国则是17%。”邵林说,“台湾地区的中小企业一般只缴纳17%的企业所得税和5%的营业税(相当于增值税)。”

    更让邵林羡慕的是,无论是韩国还是中国台湾地区其他的杂税都很少,而且还有一大堆的减税、退税和抵税规定,“费”就更少了,甚至可以说对于一般行业的小企业而言,几乎没有,除非一些特殊行业。

    即便如此,高税负还并不是中国小企业们唯一的“痛”,更让邵林无奈甚至绝望的是“弹性征管空间”,即在税费征收过程中,税务部门很大的自由裁量权,征收弹性很强。

    “中小企业都是成长型企业,自然不可能像大企业会计制度那么健全、操作流程那么规范。税务人员手松手紧对于小企业来说,那差别可以非常大的。要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多税务代办公司,可见权力寻租的现象非常普遍。”邵林说。

    现在邵林的公司有员工四五十人,很多已经跟了他近10年。虽然这么多年的积累,邵林应该是可以退休了。“我们俩都不是对物质特别有要求的人,孩子也上了不错的大学,不用我们操心太多。有时候做得太难了,要去求爷爷告奶奶,就会想干脆不干了!但是,这些兄弟跟我这么多年,现在也都拖家带口了,我不能对不起他们。”

    邵林说,自己现在的很多做法,都是自己过去非常不齿的。但是,没办法。

    不想长大也不敢长大

    实际上,邵林在“税负”问题上的处境和态度并非个案,来自不同口径的调查显示:中国至少有九成的中小企业存在偷逃税问题,大部分并非是想“占国家便宜”,而是不逃税就没法生存下去。

    今年5月,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联合阿里巴巴集团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在调研所涉的1400多家中西部小微企业中,90%企业存在逃税的操作。本次调研针对中西部1400多家小微企业,涉及四川、重庆、陕西、湖南、湖北等省市。其他调查的数据,也基本在这个比例,甚至更为激进。

    “有几个公司会给客户开发票,又有几个公司会向供应商要发票?!大部分小企业报税的营业额也就在实际数量的三分之一左右,否则你根本活不下去的。”邵林说。

    5月19日,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副所长、北京科技大学博士生导师周天勇的一条微博引发轩然大波。他说:“今年全国一大批小微企业有可能被税务部门整死。”因为受到房地产业的不景气和投资紧缩的影响,今年各地土地财政比较紧张,这些因素会导致税收部门向中小企业普遍增加税费,甚至在全国已经呈现出这样一种趋势。

    此前,周天勇就表示过:“如果让他办一个企业,社保费率占工资的50%,再加上所得税等肯定会倒闭,90%的企业不偷税漏税可能会倒闭。”

    邵林非常认同周的观点:“大企业一般缴税比较规范,没什么油水可挤了。但中小企业普遍偷逃税,税务部门应该也是了解的。所以,一旦财政紧张、税收任务加重,那就会手紧一些,因为小企业这块肯定是挤得出油水的。但在通常情况下,税务部门还是盯大中型企业盯得比较紧。”

    邵林的公司现在处在一个非常尴尬的境地,再小一点,那就是“税务部门懒得管的小虾米”,但如果再做大一点,就会进入税务部门查收的“重点范围”,偷逃税费就会变得很困难,而且风险也太高。规范的成本是巨大的,但是不规范又很难融资和进一步壮大。

    “我的一个朋友是做连锁美容的,本来可以做成一个大公司,成为一个大品牌,甚至融资上市,成为光明正大的企业家。但是他却将公司一分为三,做三个品牌,让每个公司都不太大,这样让他感觉比较舒服,也不少赚,只是处于一个灰色地带。”邵林说他也在考虑将韩国业务和台湾业务分为两个公司。

    现在还不到50岁的邵林头发已经花白了大半,“比我妈都白。”他半开玩笑说。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中国经济网融资频道】(地址:http://finance.ce.cn/rz/index.shtml)

(责任编辑:华青剑)

  • ·"钱荒"影响进一步蔓延 深圳银行人士曝暂停放贷
  • ·黄金价格跌穿1300美元 首饰行业再次降价成定局
  • ·保监会发布保险业经营数据 保费收入同比增近10%
  • ·债务问题仍将长期困扰欧洲 需防债务危机"后遗症"
  • ·货币市场利率上升 上市公司2425亿短融券承压
  • ·民间资本银行梦现曙光 启动民营银行试点呼声再起
  • ·基金公司垂涎余额宝大餐 货币基金并非无风险
  • ·市民不知情被兴业银行贷款百万 未办业务成VIP
  • ·泰康理赔条件苛刻投诉无回音 客户直斥就是骗子
  • ·格力空调安装不当泡坏地板 7000元损失仅赔400
  • ·上海远洋七号被指墙体太松 业主质疑墙是豆腐渣
  • ·免责条款多取证困难 信用卡“盗刷险”理赔难度大
  •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商务进行时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