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润高速扩张 巨额补贴源于政府千万收购万元转卖

2011年05月03日 10:37   来源:千龙网   

    近日,在港上市的雨润食品(HK,01068)发布的财报显示,2010年公司获得政府补贴7.13亿港元,负商誉1.86亿港元;分别较上年增长67%和56%。两者占净利润的32.9%。而公司财报亦显示,未来数年公司仍将执行扩张政策。据《每日经济新闻》不完全统计,公司2010年到2011年4月雨润集团(含雨润食品)签约项目近600亿元。

    那么,给雨润食品带来巨大负商誉和巨额补贴的收购项目目前进展如何呢?雨润集团的生猪养殖是否已形成“气候”?4月初,《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奔赴四川、河南、安徽、湖北等地展开实地调查。

    自2007年以来,雨润食品获得政府补贴和负商誉合计约19.069亿港元,占2007年~2010年合计净利润64.7亿港元的29.47%。反观另一行业龙头双汇发展(58.15,0.30,0.52%),2007年~2010年,只获得政府补贴6579万元人民币。

    雨润食品为何能获得这么高的补贴和负商誉呢?用雨润食品祝义材的话来说就是:“倒闭国有企业的潜在价值,与新兴民营企业所拥有的市场资源、经营策略以及对市场的把握,可以很好地嫁接。”这些“倒闭国企的潜大价值”之一——资产账面价值与公允值之间存在巨大差异,这是负商誉之所以如此巨大的原因。另外,有些地方政府为“引凤”,对雨润进行了各种各样的补贴,其中最重要的就是“配套资金”。(负商誉:与商誉相对,它是购买企业投资成本低于被并企业净资产公允价值的差额。)

    但《每日经济新闻》对雨润在湖北、安徽、河南的收购及在建项目调查后发现,许多收购和在建工程目前进展缓慢,远没有当初设想的美好。快速扩张与已有项目进展缓慢,已让地方政府感到失望。

    调查样本:腾尔牧业 

    万元收购资产贡献负商誉1.19亿港元

    雨润食品2009年年报显示,以1万元收购的腾尔牧业给公司贡献了负商誉1.19亿港元。那么,腾尔牧业原来是家什么企业?为什么会被雨润收购?记者赴河南调查。

    政府高价收购后贱卖

    公开资料显示,位于河南省扶沟县的腾尔牧业是由原施达牧业有限公司于2006年2月与香港中亨集团合资经营的股份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000万元,总投资1.2亿元。主要经营肉牛养殖育肥、屠宰加工、销售。

    腾尔牧业称其肉牛育肥基地占地300亩,有3000个标准畜位;肉牛屠宰加工区占地80亩,有1000平方米综合办公楼;8000平方米屠宰加工、冷冻车间,有符合欧盟标准的肉牛屠宰、分割生产线,拟建污水综合治理沼气发电工程6600平方米,固定资产总值达6000万元。

    4月下旬,《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腾尔牧业,工厂值班人员对记者表示,雨润2009年初就接管了腾尔牧业,“留下来100来工人,现在仍在生产。”但记者看到,整个厂区分外冷清,围墙所圈地块中大部分闲置。

    在腾尔牧业原来的大门上,扶沟雨润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扶沟雨润)的招牌赫然入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扶沟县工商局查证获知,扶沟雨润成立于2009年4月9日,注册资金1000万元,法人代表为俞章礼,由雨润食品下属南京雨润食品有限公司和马鞍山雨润食品有限公司分别出资90%、10%。

    一份签署于2009年3月12日的“合同书”显示,扶沟县政府同腾尔牧业签署合同,由扶沟县政府收购后者资产,包括其有形资产和无形资产。收购价为1619万元,“分五年予以付清(不计算利息)。”

    上述合同书还约定,腾尔牧业(土地证面积)因其土地遗留问题欠付88户农民的补偿款,由扶沟县政府按原征地时补偿款708.2945万元一次性支付到固城乡政府。

    值得玩味的是,雨润食品早暗布棋局。在2009年1月8日,雨润食品旗下南京雨润食品有限公司与扶沟县政府签署协议,约定扶沟县政府根据协议的条件及约定出让腾尔牧业的土地、房产、设备、设施等资产及无形资产,价款总额为人民币1万元整。

    雨润指出,该1万元“经双方协商确定,转让价款在全部资产交接完毕,并为雨润新企业办理完成国有土地使用权证、房屋产权证书并交付后由雨润支付”。

    扶沟雨润两年后仍没有扩建

    上述协议书注明:转让资产具体包括但不限于腾尔牧业生产区内的全部生产经营性用地,约为380亩;厂房、地上建筑物、构筑物和其他地上附着物;机械设备、供电供水等设备设施;企业档案、法律性文件等。

    同时,扶沟县政府承诺负责为雨润办理完毕转让资产的权属变更登记手续。雨润方面要求,土地使用权为工业出让用地,使用年限到2055年,扶沟县政府应该在协议生效后九十日内,负责将变更后的国有土地使用权证和房屋产权证书办理到雨润新企业名下。

    而扶沟县政府承担的其他风险与责任远比雨润多。

    而雨润方面,除支付1万元收购款外,再需以该次收购的资产为载体,在扶沟县注册资本金不低于1000万元的新公司。此外,优先招收当地工人,优先收购当地原材料。扶沟县的目的很明确,在协议中其提出,雨润要投资1亿元以上对原企业进行改造、扩建和恢复生产,项目投产后在资源保证的前提下,3~4年内达到设计产能,年产值在5亿元左右。

    扶沟雨润的2009年报表显示,其主营业务收入仅约725.5万元,亏损约105.4万元。现在,两年过去后,扶沟雨润也未有大规模的扩大再生产。

    河南省发改委公示显示,扶沟雨润牛肉物流冷链项目2011年1月才经历复核,计划建设起止年限为2011年1月至2011年11月,总投资8600万元,主要建设内容为在厂区内新建2000吨冷库一座和6货位全封闭“门对门”冷鲜品发货平台与3000平方米发货广场;购置螺旋式制冷压缩机、冷冻机、贮氨器、低压循环桶、排液桶、冷却器、油分离器、集油器、氨阀门等设备以及冷链分拣、调配等软硬件设备。

    但记者在4月的走访中,仍未看到扶沟雨润有开展施工。扶沟县委宣传部新闻科负责人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推荐前往扶沟县发改委采访该事,但官员多当面婉拒了这一采访请求。扶沟县商务局负责雨润项目的招商办主任姜志军也表示不愿意就此接受采访。

    调查样本:福鑫肉业 

    仅卖1万元当地官员称“是盘活,不是收购”

    财报显示,2010年5月14日,雨润食品以11000港元(约合1万元人民币),“通过河南省南乐县政府与个别人士签订股权转让协议,收购福鑫肉业全部股权”。福鑫肉业被收购前的账面值为4200.8万港元,收购确认的评估价为9356.8万港元。此笔交易使雨润食品获得9355.7万港元负商誉。

    南乐县地处河南省东北部,为濮阳市下属一贫困县。

    南乐县相关官员称,福鑫肉业在当地原是省市县重点扶持企业。公开资料显示,福鑫肉业成立于2003年5月,总投资5500万元,占地面积4万平方米,建筑面积1.5万平方米,年屠宰能力8万头育肥牛,产值3亿元,是一家集肉牛养殖、屠宰、加工、销售为一体的现代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也是冀鲁豫三省交界地区规模最大、设备最先进的现代化清真肉类加工企业,2005年被列为“国家星火计划项目”。

    屠宰车间空无一人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辗转赶到福鑫肉业所在地——南乐县福堪乡,福鑫肉业位于福堪乡政府以南一公里处的公路旁,孤零零地占据着近60亩农田。

    记者看到,福鑫肉业的招牌已被卸去,正门上换上了“南乐福润肉类加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乐福润)的金字,大门后的平地被挖开,废弃着瓦砾,堆放着泥沙;屠宰车间里一个人也没有,灰尘深积;3层楼高的办公楼刚刷完墙漆;整个厂区仅剩约20人的施工队在清理。

    福堪乡政府办公室人士透露,福鑫肉业原来由于牛源不足,屠宰车间生产线运转起来“成本比较高”。

    雨润食品4月20日发布的2010年财报“业务合并”一栏中,雨润食品特别标注出福鑫肉业。但南乐县工商局注册登记股官员表示,福鑫肉业的营业执照早在2010年11月就被吊销了。

    工商登记材料显示,2010年11月25日,南乐县工商局发出编号乐工商罚决字(2010)第240号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指出,南乐县工商局2010年10月21日对福鑫肉业等企业逾期年检一案立案调查,指称福鑫肉业在南乐县工商局发布限期年检公告后60日内仍不办理年检或注销手续,南乐县工商局由此吊销了福鑫肉业的营业执照。

    上述吊销事宜并未在雨润食品财报中披露。南乐县工商局提供的工商登记还显示,直至被吊销,福鑫肉业的股东仍保留为5名自然人股东,在财报中宣称“收购福鑫肉业全部股权”的雨润食品并未进入福鑫肉业。南乐县畜牧局局长吕海生及南乐福润人士解释称,雨润接手福鑫肉业后,重新注册了新公司,即南乐福润。 

    南乐官员:“说收购不恰当”

    工商登记显示,南乐福润成立于2010年6月11日,注册资金1000万元,法人代表俞章礼,俞也是雨润食品执行董事,由雨润食品下属南京雨润食品有限公司、马鞍山雨润食品有限公司参与出资。南乐福润已实际占用及接管了福鑫肉业原有土地、厂房及设备,1.1万港元就此换取了近亿资产。

    但南乐县福堪乡办公室人士表示:“雨润来投资,不叫收购,叫盘活,是租用,给点租金就好了,不是说东西就都是雨润的了。”

    南乐县工商局主管注册登记的副局长郭晓波表示,收购福鑫肉业,这个说话不够恰当。他曾参与福鑫肉业与雨润投资的相关会议,“县里一直就想着怎么盘活福鑫肉业,招商引资找来了雨润,却是以税抵购。”他指出,协调会议上提到的是,福鑫肉业的设备和厂房等全部让雨润“白用”,“雨润新厂交的税,什么时候交够福鑫肉业的资产价值,什么时候给它(指雨润)。”

    南乐县畜牧局一位不愿具名的负责人向记者更详细地解释了这桩交易,“基本属于政府把原来那个企业买下来,然后交给雨润运作。”他指出,当初想让雨润直接把福鑫肉业买下来,但雨润认为一次性投入太大。南乐县只好选择先将福鑫肉业买下来,提供给雨润使用经营,此前福鑫肉业已经做过评估,如此就由南乐县政府给予收购价款。

    不过,南乐县政府要求分期支付收购价款,“不是立马给原来的投资方,而是用几年时间逐步给它。”

    南乐县政府这笔收购价款来源于雨润日后上缴的税款。“福鑫肉业的厂房、设备,雨润可以使用,一旦开工就肯定要上缴税款,上缴部分政府就要返还给福鑫肉业原投资方,用税款去补那笔收购。”

    雨润接手福鑫肉业已近一年,再生产进展缓慢。该官员表示,“政府在其中许诺了,雨润也在进行整修,就肯定要生产。”

    调查样本:雨润巴东 

    屠宰量不到规划的一成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简单梳理雨润在湖北的投资路径后发现,自2006年至今短短几年里,雨润先后与巴东等湖北省内十几个地方政府签有投资协议,其中大多为生猪屠宰项目。但现实情况并不像当初规划的那般美好。

    4月下旬,记者在雨润最早投资地之一的鄂西巴东实地调查发现,由于上游生猪供应不足,雨润在当地的实际屠宰规模仅为最初设计的十分之一左右,承诺的养殖项目则被搁置了近3年。

    雨润旗下的巴东百顺养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巴东百顺)号称整个鄂西恩施规模最大的生猪养殖场。公开资料显示,巴东百顺是由雨润集团恒兴肉类食品公司投资3000万元兴建的,属巴东县重点服务企业,“2007年,巴东县政府与雨润集团达成协议,在巴东建一个5万头规模的生猪养殖场。”

    虽然协议签订已近4年,可当地村民在自己被征用的土地上依然没有看到一头猪的影子。在四面环山的一块空地上,巴东百顺养殖场大门紧闭,围墙内的荒草丛生,只有几座简易的养殖棚,棚内均是空荡荡一片。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找到了一位自称是雨润方面的陈姓男子。据他介绍,各种原因导致了工程延期3年,“养猪起码要等到明年”,具体什么时间尚不得而知。

    根据规划,拥有5万头生猪养殖规模的巴东百顺原是山下一家名为巴东恒兴肉类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巴东恒兴)的配套企业。和巴东百顺一样,在恩施自治州赫赫有名的巴东恒兴也是雨润在该地投资的一家专门从事生猪屠宰的加工企业,“项目设计规模为年屠宰生猪120万头,第一期为年屠宰加工生猪50万头,实现年销售4亿元,实现利税3000万元。”

    但是,从当地政府部门退休后任巴东恒兴外协经理的孙德记对记者坦言:“我们原来规划的年屠宰量是120万头,后来减少到50万头,现在实际年屠宰量连这个数字也达不到。”据他提供的资料显示,2010年巴东恒兴屠宰加工生猪107228头,实现销售收入12593万元,上缴税收81万元。

    一方面是旗下屠宰企业产能严重不足,另一方面是当年规划的养殖项目迟迟未能成为现实。对此,雨润方面负责人的解释是,由于征地过程中出现一些变故。也有舆论分析认为,这正是雨润模式存在的问题,“一方面有地方政府的补贴诱惑,大肆扩张屠宰规模;另一方面却不重视养殖,上游生猪生产规模跟不上,仅依赖外购,将对其产生极大压力。”

    提及雨润旗下两家企业的实际情况,熟知雨润巴东项目的畜牧局长余生安显得有点不那么高兴。

    “这个是县政府在2006年招商引资的一个项目,原本设计的屠宰规模是120万头,可一直到现在还是没能把它做大。”余生安说。而对于当年雨润雄心勃勃的5万头养殖项目,他表示:“我们县里先期有一定的投资,现在搞了3年多也还没有搞起来。”

    巴东县畜牧局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也表示:“当时和县政府是有签订协议的,说是要搞120万头的规模,目前一头都还没有养起来。那么大的企业应该有钱,我们每次跑过去谈,他们总是说会搞起来,可一年又一年,就这么拖到现在。”(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责任编辑:关婧)

  • ·"钱荒"影响进一步蔓延 深圳银行人士曝暂停放贷
  • ·黄金价格跌穿1300美元 首饰行业再次降价成定局
  • ·保监会发布保险业经营数据 保费收入同比增近10%
  • ·债务问题仍将长期困扰欧洲 需防债务危机"后遗症"
  • ·货币市场利率上升 上市公司2425亿短融券承压
  • ·民间资本银行梦现曙光 启动民营银行试点呼声再起
  • ·基金公司垂涎余额宝大餐 货币基金并非无风险
  • ·市民不知情被兴业银行贷款百万 未办业务成VIP
  • ·泰康理赔条件苛刻投诉无回音 客户直斥就是骗子
  • ·格力空调安装不当泡坏地板 7000元损失仅赔400
  • ·上海远洋七号被指墙体太松 业主质疑墙是豆腐渣
  • ·免责条款多取证困难 信用卡“盗刷险”理赔难度大
  •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商务进行时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