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赛娥建议:设专门部门管理保障房的建设与分配 _中国经济网——国家经济门户

张赛娥建议:设专门部门管理保障房的建设与分配

2011年03月11日 20:19   来源:中国经济网   


    中国经济网:最近很多委员都非常关注国际版的问题,您怎么看国际版,它对香港的资本市场有什么样的影响?

    张赛娥:我觉得国际版的话是好的,起码的话给外资企业在内地经营的有多个渠道去融资,然后当他们变成,就是说我们内地的国际版的上市公司之后,很多资讯也比较透明度一点,还增加我们投资人,还有的话就是说,我们老百姓对认识他那个企业有帮助,然后也是对我们的投资人也多一个选择吧,可以选择投资一些国际性的大企业,跨国企业。然后我觉得说,也是我们走出去,跟国际接轨的一个实验,因为先从家里做起,多接收外企,然后我们也是管他们的时候,可能我们在管的当中,也会认识很多外面的一些游戏规则,或者是参考外面的一些证管会怎样管他们的企业。所以的话,我是觉得就是说,这一步是蛮好的。那当然也很多人说,这个国际版会对香港不是H股,就是说香港整体的股票市场有影响,我觉得说也不用担心,因为市场越大的话,越有竞争,越有进步,然后那个饼做大了,就像你的份额小了,还是整体的那个量还是会大的。只要大家做好自己本份,然后很多企业其实,比如汇丰银行,他们在香港上,他也希望在国际版上,两地都上,多一些不同的投资人可以参与的话,其实那是好事,不是坏事,我还是比较相信市场的力量,有竞争才有进步的。

    中国经济网:那么内地的资本市场其实有许多经验需要借鉴香港资本市场。那就是在国际版这个问题上,您觉得香港的资本市场有什么好的做法、经验,可供内地参考?

    张赛娥:我是觉得说,当然香港的话是走先了一步,因为我们跟国际接轨很多年了,有很多外地,非香港的那些企业,早就在香港上市,包括内地很多企业,然后一些东南亚有一些,包括台湾的,有一些企业也在香港上,然后最近也有俄罗斯的那些企业。另外,我们在这方面的话先走了一步。那你说我们有很多经验,也不一定,只是我觉得说,在监管方面大家都互相学习,然后多沟通,就是尽量做到一个平衡,然后保护好投资人的利益,因为那个是长线发展股票市场最重要的,你没有保护好那个投资人的利益的话,那个市场是不可能很健康的长期的发展,持续发展的。所以我觉得说,在那个游戏规则方面,互相都是可以借鉴,然后,我们香港先走了,有一些以前错误的经验,也可以吸收,我们有一些好的做法也可以借鉴的。应该大家多沟通,就是把整体的,我们在这方面的那个,那个股票市场发展得有声有色就行了。

    中国经济网:那么国际版其实内地来说,已经呼吁了有几年了。但是,这几年一直还没推出,您觉得最大的障碍在什么地方?

    张赛娥:其实我不知道,只是我觉得说可能,因为牵扯到外汇,你交易的媒介,那个是什么钱,人民币还是外币,然后很多国际公司的那些规模很大,也怕会不会到时候一开的话,又太多,怎样,我不知道,其实那些都是乱猜。只是确定时间表的话,好像外面觉得是一推再推,希望今年真的可以落实了。

    中国经济网:我们知道南华集团也在做房地产的生意,那对于内地的房地产调控政策,您怎么看?现在这么高的房价,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措施来整治?

    张赛娥:我是觉得说内地的调控的,因为就是说的确好像近几年的房价跑得很高,民间很大的呼声就是说政府要做一点事情调控,那个无可厚非的。那只是的话,我觉得要调控的话,可能还是应该考虑回到最基本的,就是供需的问题。只是我们看需求的话,真的很多是刚性的需求,比如因为我们经济发展得好了,人民对居住的要求提高了,另外每年大概有一千万以上的农民工进城务工,他们都有住房的需求,还有很多新的结婚,或者是念完书自己出来独立的那些人,也有居住的需求。所以,那个需求方面是刚性的我觉得。

    如果刚性的那个需求压得太厉害的话,其实只是把问题延后,延后也可能会就是说,你压得太厉害的话,以后一放松就可能爆起来也不一定,所以我是建议的话,应该从供应各方面去着手。因为供应的话,暂时来讲政府还是比较可控的,然后我从网上找了一些数字,其实我们中国的那个人均的那个建设用地的数字,比发达国家的还要大,如果那个资料没错的话,我们人均大概130平米,人家发达国家的平均数字才是83点几,就是说我们的建设用地其实不少,不缺,只是可能往往社会形成一个风气,就一个看法,就好像的话,我们土地有限,人口多呀,然后我们不买的话,很快就涨得太高,我们买不了了怎样,受不了,那个是我觉得有一点认识的误区,应该平衡一点。

    另外的话,譬如就是说在宣传或是统计数字方面的话,也要完善一点。现在我们很多统计数字可能就是说有一点偏差。比如那个空置率的问题,我们都是以那个竣工的量减掉售出去的量,没有把人家买了房放在那边不出租,也不自用的那些房计算在内,那些数字出来的话,很多时候老百姓也不知道要相信还是不相信,然后去年不是也有电力局那边的数字说,没用电的就是空置,就是六千多万户,又吓死人了,我觉得说在那个统计数字方面,再科学化一点,再准确及时一点,对整个市场的自动的调节有帮助,然后的话就是说,那个容积率方面也是多宣传一点,也告诉群众,其实我们现在的容积率不高,大部分就一点几到三点几,如果真的有需要,我们的容积率随时可以提高,一提高就等于你的供应量翻倍都不止了。

    所以的话,就是一个比较均匀,也是平衡一点的传到信息,就不只是需求那边去讲,很缺,需求很大,我们供应方面也有足够的资讯给市场参与者去参考,知道其实我们不是太缺的,大家不用恐慌,不用去一定要急着在什么时候买,市场自然调节的话,就我们的房地产市场的发展比较会平稳一点,就不需要一窝蜂,然后造成不必要的,到时候走过头了,又要宏观调控,或是调不下又变成泡沫。泡沫的话,大家也知道,最后的话就是可能要跌得很惨的,所以暂时还没有到那个泡沫要爆的地步,就往往就是从一个极端到另外一个极端,如果没有很好的一个政策去调控它,或者是给它管理的话,就容易变成一个极端到另外一个极端了。

    所以我是建议的话就是说,在宣传供应方面,也是在供应方面也做好计划、预算,然后就看市场需要,适当的供应,大家对房地产的前景的看法就会比较健康一点,不会再偏,不理性。

    中国经济网:那您怎么看待政府和市场在房地产当中的作用?

    张赛娥:我是觉得说市场那个力量是很大,政府也不需要干涉太多,只是宏观的那些游戏规则也定好,也不能随便变,然后的话也是,要有长远一点的规划、计划、预算,然后透明度提高,统计数字做得准确,然后供应方面的话及时。就是说调到市场需要多少,我们就供多少,当然就是说,这个理想化了,只是尽量做到及时一点的供应,而且要避免价格大涨大跌的情况。

    中国经济网:张总,您觉得在保障房建设上面,内地有哪些可以学习香港的经验和做法?

    张赛娥:那个保障房那边的话,香港的保障房,其实我们大部分都是廉租,廉租的话我觉得的话,这方面香港政府做得不错的。因为,几十年前我们香港人是很穷的,有很多从其它地方移过去,住那个木房子呀怎样的,后来政府看到那些的话实在太不象样了,才慢慢建那个廉租房。

    另外这方面的话,我觉得说,中央政府也可以借鉴一下,就是说那个所谓保障房,应该都是廉租的吧,另外等于没有经济能力的人,他就付一点点的钱,他就可以入住里面,政府建的那些廉租房,就不一定是要买,那个观念要改的。你有能力的时候你喜欢买,很好,但是你没能力的时候,你总是有个地方住,我是觉得很好了。到你有能力的时候,你就应该退出来,让其它没有能力的人住。然后香港也有退出的,如果你的收入、你的财富超过某一个数字,你就应该退出来的。那个我觉得说可以参考。

    现在内地,很多也在辩论,究竟什么人有资格进那些保障房,我觉得说应该看他们的需要。因为有很多历史的原因我们也要注重,因为比如那个房改,很多人从房改也拿了房,可能就是说他们住得不是太怎样,后来很多棚户区改造分了新房,就算他的收入少,那只是他上次可能房改已经拿了房的话,应该就让一些没有受到房改的福利,自己收入又少,又没有财产,那些人优先的住入那些保障房吧。我觉得要从需求,看他的需要方面去衡量他有没有资格去住。然后的话就是,你一下不可能全部照顾到,所以有个先后秩序的,那个要定好游戏规则。如果真的很难定怎样的话,可能在某一群人里边的话,符合那个资格,然后再抽签,抽的话就没人说公不公平了,这好像是赌运气,那只是起码的话,你公平公正一点,那只是那个机制要透明度很高,也真的就是,大家群众要有信心,不要就等一下说抽签的话是假抽签的,这样就不好。所以,那个制度方面的监督的话也要有,也让群众,让舆论去监督,上面的机构的话,政府机关也要有有关的监督机构去监督。

    然后的话,我觉得商品房跟保障房是两码事,商品房是走市场的,保障房是福利的,福利事业,是公益性的,所以,政府应该设立一个独立的部门去做这个。香港的话,那个廉租房或者是居屋,那个都有独立的部门去搞的。政府就免费给他土地,或者是廉价给他土地,然后的话,也很多优惠呀,很多政策给他,要有一个独立的部门去搞。如果不是的话,我开玩笑的说,你一个部门两样都要搞的话,有时候他会搞到精神分裂的,因为两个性格是很不一样的嘛。

    中国经济网:那香港这个保障房它的资金是从哪里来的?

    张赛娥:往往的话,其实是政府拨款的,土地也是政府的。然后的话就是很多资金也是政府,因为你收的那个租金有限,只会补贴一部分,不能完全的话把所有的费用都盖上的。所以,保障房也没办法,就是政府。除非的话你是出售的那些的话,就可能那个土地便宜,或者是免费,然后就是收回成本,怎样卖,或者是定了一个,比如说市场价60%,怎样一个定价出去卖。廉租房往往一定是亏的,所以一定是政府补贴,或者是出钱的。

    中国经济网: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最近内地不断加息,调整存款准备金率,那么这个对于内地的资本市场,您觉得会影响多大?

    张赛娥:我觉得说,影响是有一点影响,只是暂时不会太大影响。反而的话就是说,我们现在的经济还是很好。

    然后的话就是资金,宏观也就是说收紧金根,相对还是不是太紧,所以的话,就有一个资金出入的问题。如果房地产不想它走得太高,可能在房地产的投资,或者是投机方面的话,政府的政策会遏制一点吧。这样的话,钱往哪里跑呢?可能还是往股票市场去的。所以的话,我觉得今年的那个股票市场,可以再看高一些吧,当然就是说,政府也不想我们的股票太疯狂。所以的话,我刚也跟朋友吃饭,他也问起,说我怎样看,我个人的想法的话,今年有机会的话,如果下半年宏观调控那个放松一点,我们是有机会到达4500的那个点,也有机会看到的。那当然,那个只是我个人乱猜的。

    中国经济网:非常感谢您,非常感谢张总。

    

(责任编辑:王慧梅)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商务进行时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