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39家私募疑似失联 股权类基金超六成

2019年01月21日 13:51    来源: 国际金融报    

  收紧准入门槛,可以使得整个行业有进有出,保持活力。强制注销或自然淘汰部分机构,会使行业更注重专业性,促进行业优胜劣汰。

  1月16日,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下称“协会”)公示的39家疑似失联私募机构名单,在行业里“炸开了锅”。有些机构在失联前曾出现陷兑付危机、涉嫌非法集资、移民诈骗、关联P2P平台爆雷等情况,不仅侵害了投资者的权利,还使私募行业的整体形象蒙尘。

  《国际金融报》记者统计发现,这39家私募机构中,股权类私募最多,共有25家,占比超六成。此外,还有9家证券类私募。有私募从业人士向本报记者表示,股权类私募较复杂,容易出现问题。

  协会表示,公告发出后5个工作日内,仍未与协会联系的私募机构,将被认定为失联机构。协会认定后将在官网公示,公示满3个月后未主动联系协会并提供有效证明材料的,协会将注销其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记。

  截至1月15日,协会已将508家机构列入失联公告名单,其中有157家机构已被注销登记,有12家机构已自行申请注销登记。业内人士称,加强监管有利于优胜劣汰,促进私募行业健康长久发展。

  违约派:上市公司被坑

  私募机构出现兑付危机,不仅个人投资者利益受损,上市公司也不能幸免。违约方为浙江东融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简称“东融基金”),正是此次疑似失联的其他类私募之一。

  2018年11月12日,上市公司扬杰科技(300373,股吧)发布公告称,公司此前认购的东融基金相关产品存续期限届满,而东融基金已出现流动性危机,无法按时兑付,涉及投资金额为5000万元。

  此事源于2018年网贷行业的“雷潮”。当年8月初,P2P平台合家金融发布逾期公告,涉及金额24亿元。由于合家金融主要销售东融集团发行的进行不良资产处置的产品,而不良资产处置周期相对较长,因此东融集团流动性枯竭问题暴露,兑付危机全面爆发,负债总计74.54亿元,涉及投资者 2.8 万人。

  戏剧性的是,东融集团的法人代表孙富于当年8月底失联后,已从东融集团离职的前创始人叶振又回来主持大局,此后孙富为叶振开具了一份《法定代表人委托书》。叶振也表示,其与孙富的护照已上交到有关部门,绝不会跑路,且相关资产安全边际足够高,有充分的还款能力。

  爆雷派:都怪P2P平台

  除东融基金外,受P2P雷潮牵连的还有信葵资产、汉泰基金、巨涟投资、资聪投资、哲诺股权投资等多家疑似失联私募。

  巨涟投资或属“善林系”。天眼查信息显示,巨涟投资是上海巨涟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下称“巨涟金融”)全资控股的子公司。资料显示,巨涟金融的法定代表人阳端,是网络借贷平台“微美贷”的联合创始人,而该平台所属公司的最终受益人为周伯云,股权穿透后,周伯云持股约65%。而周伯云是善林金融创始人,因涉嫌违法犯罪,于2018年4月向公安机关投案自首。

  此外,多家疑似失联私募与爆雷的P2P平台或多或少存在关联。比如,信葵资产管理(上海)有限公司、北京常赢财富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霍尔果斯柚子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深圳市前海国购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分别关联的P2P平台石头理财、火球网、大王理财、好车贷均被立案。

  无为派:牌照不要了

  并非所有失联私募均涉及重大案件,也有被“遗忘”在角落的公司,如天津海泰优点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协会信息显示,该公司于2014年4月29日备案。而该机构信息的最后更新时间为2014年4月25日,且为“标星”机构,即目前没有正在管理的私募基金。

  业内人士称,此种情况或为管理人主动放弃。卿云投资总经理杨振宁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说:“私募机构失联,并非公众所认为的‘跑路’。可能该私募在行情差、经营不下去的情况下,考虑到启动注销程序较为复杂,干脆就不要这个牌照了,也不提交要求披露的相关信息了,就任它自生自灭,这其实是属于被市场淘汰的行为,不属于‘失联’或者‘跑路’。”

  此外,杨振宁认为,正规的私募不存在“跑路”一说。对于证券投资基金管理人来说,所谓的私募“跑路”,其实只是有些人借着私募的牌照进行非法集资。实际上,一家正规的私募发行产品时,资金都在托管方手里,私募只有对资金的操作权而没有分配权,更不可能提取出来,也就做不到“卷款潜逃”了。因此,投资者需要加强风险意识,提高辨识度,不要把钱打到个人或者公司的账户,而要转入第三方托管单位。

  影响:行业优胜劣汰

  那么,机构“跑路”后,其存续的产品如何处理?“失联以后,如果产品是第三方托管的,那么就会由托管方按照合同约定的程序,进行清算。”杨振宁表示。

  投资者该如何维权?中债登前法律顾问、德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柯荆民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首先,私募失联后,投资者可以在协会网站或APP上查询管理人信息,以及备案的产品信息。

  然后,分为两种情况。“如果发行的产品没有备案信息,那就涉嫌非法集资,可以报警,由警方介入,通过刑事追赃程序解决。如果有备案信息,可以依据基金合同到法院起诉管理人和托管人,要求二者承担民事责任。当然,投资人也可以向证监会和基金业协会报告,由其通过行政方式加以解决。”柯荆民表示。

  但还可由另一基金管理人接手。例如,中隆华夏(北京)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于2018年8月因失联被中基协注销后,因其发行的尧舜禹基金投资人需进行后续处理清算、追缴基金财产、进行诉讼仲裁等事务,该基金由新的基金管理人——前海恒泽荣耀基金接手,且已于当年12月在协会拿到更换基金管理人的备案证明。

  “有些私募通过借新债还旧债来维持运营,但今年资金比较紧张,没有项目或者项目支撑不起成本的私募,在资金链断裂后就会选择跑路。”柯荆民分析道,“对于监管层而言,现在的问题是私募基金托管人是否应当去审查该项目是否存在,并且当私募‘跑路’后,托管方是否该承担责任,以及承担多大的责任。”

  此外,协会主动审查并将部分失联私募注销,有利于行业健康长久发展。业内人士认为,加速洗牌会促进私募行业健康发展,“收紧准入门槛,可以使得整个行业有进有出,保持活力。强制注销或自然淘汰部分机构,会使行业更注重专业性,促进行业优胜劣汰”。

(责任编辑:李荣)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