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业绩、募资多重考验 私募“过冬”谋转型

2019年01月13日 09:20    来源: 经济观察报     黄一帆

  “有些股票估值也很低业绩也很好,但市场太弱,股价就是不涨。”上海一家管理资产规模20亿左右的私募投资机构研究员对记者无奈感慨。

  2018年注定是中国资本市场不平凡的艰难一年。上证指数、深成指和创业板三大指数,年内跌幅分别为-24.59%、-34.42%和-28.65%。二级市场的私募投资机构们管理的资产规模大幅缩水,步履维艰。

  一级市场的私募投资机构们同样境况堪忧。

  根据歌斐资产一份报告显示,一级市场的“寒冬”迹象从去年上半年就已经非常明显。据统计,2018年上半年新募集基金总规模同比下降45%。从募资规模上看,大多数基金管理人(GP)的募资规模小于5亿,大量资金集中在PE阶段,从数量上看,在PE阶段不同规模最分散,GP分化明显,越来越多的资金聚集在少数头部GP。

  上海一位PE投资经理告诉记者,周围的一些私募机构开始将原来的办公场所换的小一些。

  深圳PE机构时代伯乐合伙人杨霜告诉记者,整体而言,2018年私募股权市场环境的确和往年不太一样,募资已在去年客户转向机构客户。

  歌斐资产创始合伙人兼CEO殷哲表示,目前投资市场正处于转型期,从业者们不必悲观,而恰恰相反,大家不应该浪费这一场“好的危机”。

  一二级市场私募齐“过冬”

  过去一年,A股市场持续调整使得股票型私募承受了巨大压力,多数私募基金在股市“寒冬”中度过,产品净值大跌。除了小型股票型私募外,即便是往日著名的明星私募业绩亦遭遇到了严峻的挑战。

  数据显示,“公募一哥”王亚伟创办的千合资本旗下基金产品2018年业绩全部告负,且亏损幅度均超过9%。据金斧子数据显示,由王亚伟掌舵的昀沣系列产品业绩表现均不佳,其中,昀沣2号跌幅33.70%,昀沣4号跌幅为24.83%。

  根据私募排排网统计数据显示,在2018年里,证券类私募产品总清盘数8013只,其中提前清盘产品高达5069只。其中,清盘的股票型私募产品数量也多过往年,达到了3602只。“今年很多股票私募缩水,很重要的一点是市值下来,还有一点是投资人走了。”前述私募机构研究员告诉记者。

  而在私募股权投资领域,GP方面经受的挑战从2018年上半年就已经开始显现。

  歌斐资产的报告显示,中国私募股权投资市场2018年上半年可投资本量为1.69万亿,较2017年全年小幅下降8.6%,而在两年前可投资资本量这数字增长还非常可观。2017年该数字为1.85万亿,较2016年全年上涨30.01%。

  歌斐资产指出,中国股权私募市场小幅减少,募资总规模收缩,市场资金面较为紧张,GP开始面临挑战。市场在前期快速增长之后进入洗牌阶段,结构性重整。

  2018年年初,一位深圳知名PE高管曾告诉记者,对投资较为谨慎,而在募资方面,由于此前房地产投资回报较高,公司需要花费很多时间去劝服客户进行投资周期较长的股权投资。

  在募集资金方面,据歌斐资产统计,2018年上半年新募集基金总规模同比下降45%。

  此外,整个一二级市场中,无论是私募管理人数量,还是新增私募产品数量,都有了一定程度的下降。根据中国基金业协会数据显示,在2018年的下半年,每月新增管理人数量连续5月都低于200家,去年12月新增管理人数89家。

  行业分化 私募转型

  穷则思变,在这困境时期,有的私募机构在强监管、募资难、退出难中挣扎,乃至沉寂消亡;有的私募机构开始拥有长期资本在拐点抄底,凭借独特资源和能力优势迅速崛起和分化。尤其是对一级市场的私募股权投资机构来说,这样的趋势更加明显。

  歌斐资产提供的报告显示,目前GP出现分化,老牌GP成为中心节点,构建各自生态、掌握核心资源,此外,新锐机构不断从老牌机构和新产业裂变。

  从募资规模上看,大多数GP的募资规模小于5亿,大量资金集中在PE阶段,从数量上看,在PE阶段不同规模最分散。GP分化明显,越来越多的资金聚集于少数头部GP。

  时代伯乐合伙人杨霜告诉记者,受制于当前整个股权投资行业大环境的影响,行业募资和投资规模相比前两年有所放缓。不过,在行业寒冬来临之前,公司将募资转向机构客户,此外为地方政府提供服务,通过“新兴产业+资本+政府平台”模式,打破政府原有的招商引资模式。与海门政府合作的一期基金投资项目企业多达20多家,溢价转让2家,IPO项目1家,正在申报材料的超过3家。

  杨霜告诉记者,接下来与永州市政府合作的20亿产业基金,计划帮助永州零陵区打造新能源汽车产业园区。

  另一位上海中型规模的GP则告诉记者,相对于行业感觉到资本寒冬其感觉并不明显,特别是新年起来的十多天,其在公司接待了很多客户。

  除募资方面,2015年之后,项目平均单笔投资金额开始扩大,且不同阶段项目的平均单笔投资金额出现了明显的分化,资金明显向成熟期的项目集中;同时,投资数量下降,头部项目融资规模越来越大,这也使得规模较小GP变得难以参与。

  一位曾在三家PE机构从业的张伟告诉经济观察报,其服务的第一家投资机构现在比较危险,现在运营成本很高。他告诉记者,困难之处在于第一家机构属于半路出家,掌门人并不专业。“第一是因为不专业,投的不专业,退出再融资肯定不会很好,再加上有一只庞大的投资团队,就很困难。”

  张伟服务的第二家机构拥有二三十人左右的投资团队,创始人是PE出生,打法非常谨慎,募一个投一个,今年也受到了影响,现在新的基金募集有点难度,“现在钱不多导致未来投项目会更难一点。”

  而张伟目前所在的PE机构也是属于半路出道,“原来做房地产时有转型需求,自己也是想要转型,所以也加入到了股权投资行业。”他表示:“所在所在的机构由于本身是做传统行业的,该运营还是运营,该拿地还是拿地,并没有说很颓势。”张伟认为,关于转型,大机构由于专业化和规模较大,反而存在一定的试错空间。

  而歌斐资产方面指出,市场的困境也让一些新兴的基金开始出现,比如S基金便开始兴起。所谓S基金(SecondaryFund)本质上是私募股权基金份额的二次转让,目前有两种主要交易模式:从已经存在的LP手中购买相应的私募股权权益;从GP手中购买私募股权基金中部分或所有的投资组合。

  根据数据,截至2017年,中国S基金的募资总额仅有200亿美元,占全球S基金募资总额的9.26%。歌斐资产指出,相比而言,中国S基金未来的市场空间巨大。“由于S基金交易价格多以折价为主,时间短,退出快,且降低了‘盲池’风险,逐渐在美国发展起来。近两年,中国对S基金的关注度也越来越高,未来可能会成为主流退出方式。”

  此外,另一趋势是打通中外市场的双币GP开始涌现。歌斐资产方面指出,在人民币基金陷入募资困境,为了应对经济下行周期的市场困境,越来越多的人民币基金开始转战募集美元基金。

  殷哲表示,目前投资市场正处于转型期,从业者们不必悲观,而恰恰相反,大家不应该浪费这一场“好的危机”——因为危机不仅仅提示了风险,更孕育了难得的机遇。市场的动荡和洗牌,有利于出清那些不遵守规则或实力不够的玩家,而留下真正有实力、有操守、坚持价值投资、有长远眼光的机构,对于这些机构来说,反而是一个更好时代的开启。

  

(责任编辑:马先震)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