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新沃基金新老总易勇的考题

2018年11月29日 06:38    来源: 北京商报    

  原标题:新沃基金新老总易勇的考题

  因专户业务爆出重大风险事件于去年5月遭遇证监会通报处罚的新沃基金,今年以来也颇为不顺,年内先后经历总经理、督察长以及多位基金经理离职的动荡,近日,新沃基金发布公告显示,新任总经理人选确定为易勇。然而,摆在易勇面前的却是新沃基金公募业务发展迟滞的难题,从基金产品线来看,自证监会暂停受理公募产品注册申请6个月至今,新沃基金尚未申报或成立任何新产品。而从存续产品来看,截至三季度末,该公司规模仅有26.27亿元,而其中唯一一只货基就有25.92亿元,占总规模的98.67%。此外,这只货基的部分历史数据也引起了市场人士的注意。

  人事动荡

  高管变更基金经理离任

  由于专户业务风控缺失造成重大风险事件, 2017年5月,证监会发布通报表示,拟依法对新沃基金及有关责任高管人员进行处理,其中包括对负有管理责任的董事长、总经理及督察长出具警示函。而在处罚通报公布的前后,新沃基金旗下多个高管职位出现变动。近日,新沃基金高管团队再次出现变更。11月24日,新沃基金发布公告表示,新任基金管理人、总经理为易勇,据公告内容显示,易勇曾担任兴业证券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董事副总经理等职务。

  事实上,这已是新沃基金今年以来第三次高管人员出现变更。此前,据公司公告显示,8月27日,公司原总经理库三七离任,由董事长朱灿代任。9月18日,公司原督察长陈阳因个人原因离任,新任监察稽核部总监刘小舫为督察长。而早在2017年4月21日,新沃基金发布公告表示,副总经理邢凯因个人原因离任,同日,由丁平继任。

  除高管团队频繁变更外,北京商报记者发现,新沃基金旗下基金经理也在近两年相继离职。Wind数据显示,新沃基金曾最多有4位基金经理在岗,分别是俞瓅、孟阳、武亮和邵将。而截至目前,新沃基金仅剩俞瓅在掌管来自货币、债券和灵活配置混合三个不同类型的3只产品。公开资料显示,孟阳于2017年3月离职,武亮和邵将则分别在今年3月和6月离职,就公司任职年限来看,3位离职基金经理平均任职1.05年。

  就公司高管团队频繁变更和多位基金经理相继离职背后的原因,北京商报记者致电并发文采访新沃基金,但截至发稿前,并没有收到公司给予的相关回复。

  规模难增

  存量连降无新品申报

  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去年证监会发布的处罚决议还对新沃基金的新产品注册申请进行了相关限制。通报表示,责令新沃基金针对核查发现的合规风控问题进行改正,暂停办理公司特定客户资产管理计划备案手续并暂停受理公司的公募基金产品注册申请6个月。按照处罚时间来看,新沃基金暂停受理新产品注册的期限已过,但截至今年11月16日,新沃基金并没有任何新产品申请注册。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没有新产品申报外,新沃基金也没有开启已获批产品的发行。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2016年11月15日,证监会发布“关于准予新沃鑫盈债券型证券投资基金注册的批复”,批复要求,应自下发之日起6个月内进行基金的募集活动,募集期限自基金份额发售之日起不得超过3个月。而查阅公司自该日期起至今的公告,并没有任何与该只基金相关的信息出现。

  对于产品申报和发行的情况,南方一家大型基金公司市场部人士表示,当前市场产品发行普遍较难,且需要事前寻找合适渠道,如果没有有意向的代销银行或机构,则申报产品即使获批进行募集也很难实现成立;其次,若基金公司的投研团队、运营资金等方面的资源并不十分充足的话,盲目发行新产品也只会为人力、物力、财力等多方面带来更大负担。

  此外,新沃基金旗下一只债券型基金——新沃鑫禧债券型证券投资基金(以下简称“新沃鑫禧”),也在召开份额持有人大会通过后于今年1月23日宣布清盘,根据其清算报告显示,截至最后运作日,新沃鑫禧规模仅为197.64万元。

  而从存续产品来看,据Wind数据统计,截至今年三季度末,新沃基金旗下共有3只产品(份额合并计算,下同),分别为货币基金新沃通宝、中长期纯债基金新沃通利和灵活配置混合型基金新沃通盈。需要注意的是,在今年三季度末,累计产品规模为26.27亿元的新沃基金,仅货基规模就达到25.92亿元,占总规模的98.67%,这也就意味着其非货基规模仅有0.35亿元,其余2只产品皆低于清盘线要求的0.5亿元。

  事实上,在产品规模变化方面,成立于2015年8月的新沃基金的规模变动一直不温不火。Wind数据显示,新沃基金自2015年10月发布第一只产品新沃通宝A后,该季度末规模达到22.47亿元,而其在2016年四季度末达到52.34亿元的规模巅峰后,除2017年三季度外,新沃基金规模持续下降。

  “现在很多基金公司都是上百亿的规模,一家固定成本4000万元是打不住的,低于100亿元的债券型产品、低于50亿元的股票型产品,再加上考虑到尾佣的因素,也就是说,这些产品要达到150亿-200亿元,基金公司才能盈亏平衡。”一家中小型基金公司总经理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如是说。

  不过,对于基金公司规模不大所带来的营收压力,上述市场部人士也向北京商报记者坦言,如果股东愿意加大投入,则产品规模较小的基金公司也可以保持正常运作。

  北京商报记者统计发现,据Wind数据显示,截至目前,新沃基金共有2位股东,分别为新沃资本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沃控股”)和新沃联合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而从股权穿透来看,上述2家公司以及新沃资本控股的控股股东上海鸿宣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的法定代表人皆为朱灿,也就是说,身为新沃基金法定代表人及董事长的朱灿是新沃基金的实际控制人。不过,根据企查查公开数据显示,自成立以来至今,朱灿并没有向新沃基金增资。

  货基存疑

  份额大起大落

  此外,新沃基金旗下目前规模最大的产品新沃通宝A的部分历史数据也一度引起市场人士关注。有公开数据显示,新沃通宝A自成立以来多个季度内的申赎量却远超其总规模,同时,该只产品在2017年上半年之前的季度规模变化也大起大伏,多个季度的净资产变动率接近甚至超过100%。如2015年底,新沃通宝A的期末总份额为22.47亿份,而到了2016年一季度末,其份额缩水76.28%,骤降至5.33亿份,到了二季度末,份额再度增加87.32%至9.98亿份,三季度末再次缩水97.1%,份额仅剩0.29亿份。而此后的三个季度,新沃通宝A的净资产变动率纷纷超过200%。

  业内一位资深分析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基金公司为保持基金存量或提高新发基金的销售规模,会按照基金管理费的一定比例支付给销售机构费用。也就意味着,第三方代销机构如果销售1亿元管理费率为1.5%的基金并保有一年,销售机构可以按照尾佣的50%从基金公司处获取75万元的管理费,以及一定比例的申购和赎回费。

  而对于一般情况不收取申赎费且同类收益相差不大的货币基金来说,部分基金公司为获取销售机构更多的资源倾斜,会选择提高尾佣比例,也就是第三方代销可以获得更高的抽成,甚至还有部分额外提成。

  对应资产变动率的大幅变化所在时点,北京商报记者发现,新沃通宝A的持有人结构也是从2017年上半年末出现较大变化,在此之前,机构持有比例一直超过个人持有比例,而从2017年上半年末开始,个人持有比例才反超机构。

  该分析人士也强调,产品的业绩才是规模能够实现扩大的根本,只有好的产品加上合规的营销方式才能真正有好的发展。不然,再大的促销力度也难以保证资金的长期持有。

  北京商报记者 崔启斌 刘宇阳/文 高蕾/制表

(责任编辑:康博)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