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城商行首获永续债“入场券”

2019年11月11日 07:44    来源: 北京商报    

  银行超级“补血”神器无固定期限资本债(以下简称“永续债”)发行主体门槛进一步扩容。11月8日,台州银行宣布央行近日准予该行公开发行不超过50亿元永续债。就在前一天,徽商银行也发布公告表示,将公开发行不超过100亿元永续债。台州银行、徽商银行永续债的获批代表着城商行正式加入永续债发行阵营。事实上,今年以来银行永续债发行热情不断升温,据北京商报记者统计,今年以来银行永续债累计发行规模已达4550亿元。随着主体的进一步扩容,未来永续债发行进度将更快。

  首批城商行永续债获批

  永续债逐渐成为银行补充资本金的重要方式,中小银行也欲走在前列。11月8日,台州银行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消息称,该行近日收到《中国人民银行准予行政许可决定书》准予该行在全国银行间债券市场公开发行不超过50亿元永续债。就在前一天,11月7日晚间,徽商银行也获准发行永续债补充资本金,该行表示,于近日收到《中国银保监会安徽监管局关于徽商银行发行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的批复》和《中国人民银行准予行政许可决定书》,获准该行在全国银行间债券市场公开发行不超过100亿元永续债。

  公开资料显示,台州银行始建于1988年6月6日,由城市信用社发展而来,2002年3月,以市场化方式发起成立了全国首家政府参股不控股的城市商业银行“台州市商业银行”。徽商银行是全国首家由城市商业银行、城市信用社联合重组成立的区域性股份制商业银行,2013年11月12日在香港联交所主板挂牌上市。此次台州银行、徽商银行永续债的获批,意味着银行永续债“补血”工具已向城商行敞开大门。

  “中小银行获批发行永续债将大幅增加其资本金的实力。”苏宁金融研究院特约研究员何南野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因为永续债可以用于补充资本金,这样可以放大银行投放贷款的能力。只有让银行资本金先充实起来,才能作为放大器为实体经济注入更多的流动性,才能更好地促进经济触底回升。发行永续债可以让中小银行更好地抵御风险。对永续债获批的意义,台州银行也强调,将有助于该行进一步提升对实体经济,尤其对民营、小微企业的信贷支持力度;有效增加该行的可用风险资产,提高风险抵御能力,为其转型发展提供更加坚实的基础。

  发行规模已达4550亿元

  自2018年12月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以下简称“金融委”)专题会议提出推动尽快启动永续债发行后,银行永续债发行迎来一波高峰。据北京商报记者统计,目前已有包括中国银行、工商银行、农业银行3家国有大行,以及民生银行、广发银行、浦发银行、华夏银行、渤海银行5家股份制银行在内的8家银行共发行了10笔永续债,发行规模共计4550亿元。

  此外,还有部分银行永续债发行也“在路上”。10月31日,中信银行获批发行不超过400亿元永续债,并按照有关规定计入该行其他一级资本。建设银行11月4日公告称,该行收到《中国银保监会关于建设银行发行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的批复》和《中国人民银行准予行政许可决定书》,同意该行在全国银行间债券市场公开发行不超过400亿元永续债。也就是说,10月31日-11月8日的9天时间里,建设银行、中信银行、徽商银行、台州银行4家银行公布了永续债发行获批的好消息。

  何南野进一步强调,部分银行获批发行永续债,说明政策正发生实质性的放松,产生信号效应,将引导更多优质的中小银行发行来补充资本金。由于政策的鼓励,未来永续债的发行进度将更快,发行的主体也将增多,只要主体资质较好、服务众多民营企业的银行,比如股份制银行、经济较发达地区的城商行、部分民营银行应该都有资格去发行永续债,也会选择去发行永续债。

  11月6日,金融委召开第九次会议,特别对中小银行资本补充作出了指示,“当前要重点支持中小银行多渠道补充资本,优化资本结构,增强服务实体经济和抵御风险的能力”。

  可以预见的是,未来中小银行将迎来一波永续债发行热潮。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分析认为,目前中小银行在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还是发挥着重要作用,要聚焦服务民企、小微、三农、普惠金融这些领域,但是现在普遍面临着资本金约束的问题,所以扩大中小银行的融资渠道一方面可以提高它们的资本实力和抗风险能力,另一方面也可以使中小银行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和普惠金融的发展,增加在这些领域的信贷投入和支持。

  发行前应做好资金需求规划

  对于银行而言,资本补充是一项常规工作,永续债由于期限较长,可以解决银行长期资金来源问题,促使银行业务和资产规模有序扩张。但是目前永续债发行仍存在一些障碍,比如法律依据并不充分,会计处理需要进一步明确。

  在何南野看来,银行永续债在发行过程中首先要评估发行规模的适当性,要结合未来几年的业务机会做好资金需求预测。既要避免发行规模过大,资金使用不具效率,也要避免发行规模过低,不能有效满足未来需要,因此需要在发行额度上取一个平衡点。“当然如果不能有效地预测未来资金需求,也可以考虑分阶段发行永续债。”

  何南野补充道,其次要选择合适的发行时机,因为从启动发行永续债到发行成功,这期间需要几个月的时间,因此需要各大中小银行对未来短期利率走势有一个清晰的判断,提前做好时间表的规划,在发行阶段利率正好处于较低的位置是较好的选择。

  除了永续债外,银行今年还通过二级资本债等多种方式来缓解资本金压力。Wind数据显示,截至11月8日,商业银行共发行67只二级资本债,发行金额9795.5亿元,发行金额相较2018年同期的3694.2亿元增长了1.65倍。

  北京商报记者 孟凡霞 宋亦桐

(责任编辑:魏京婷)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

城商行首获永续债“入场券”

2019-11-11 07:44 来源:北京商报
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