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受累监管收紧 腾讯金融业务徘徊在“十字街头”?

2019年02月25日 10:04    来源: 华商报    

  继微信信用卡还款收费数月之后,上周,支付宝公告自3月26日起通过支付宝给信用卡还款也将收取服务费。第三方支付的关注度一下子上升,尤其是央行要求,今年1月14日起第三方支付备付金实现100%集中交存银行,对支付平台影响较大。作为从最初的支付业务起家,腾讯金融在业内影响颇大关注度自然提升。华商报记者注意到,腾讯金融版图已横跨第三方支付、保险、银行、证券、基金、征信、小贷等多元领域,牌照种类丰富。但在C端(直接用户)红利渐逝的背景下,腾讯更需要更多TO B(商家)的能力。面对持续收紧的监管,腾讯金融业务似乎徘徊在了“十字街头”?

  >>>“断直连”后,腾讯金融被指损失数千亿备付金带来的利润 

  历时六个多月,支付机构纷纷实现“断直连”(就是指第三方支付机构切断之前直连银行的模式,接入网联或银联)。按照央行发布的《关于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全部集中交存有关事宜的通知》(即“114号文”)要求,自2018年7月9日起,逐步提高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交存比例,2019年1月14日实现100%集中交存银行。

  易观国际金融分析师王蓬博给华商报记者介绍,基本上所有的支付机构都已按照要求实现了备付金100%集中交存,“备付金的集中存管制度是为了第三方支付行业正本清源,建立有效可行的监督机制。”

  备付金,通俗讲就是准备支付的资金。以电商平台为例,消费者网购商品、付款以后,钱先转到支付机构账户,待消费者确认收货后,钱再从支付机构转至商家,而沉淀在支付机构的资金就是备付金。此次备付金集中交存变革,涉及了腾讯财付通、支付宝、拉卡拉、平安壹钱包、合利宝支付、中金支付、先锋支付等全行业的挂牌支付公司。

  “在断直连过程中,支付机构要完成两个步骤,一是前期业务准备和系统对接,二是关闭原直连业务模式下与银行机构合作通道,注销在银行的备付金账户。”西安某金融服务公司张姓负责人告诉华商报记者,备付金100%交存,支付机构原先可获取存款利息的隔夜现金结余减少,进而会丧失一部分利润来源。

  毫无疑问,支付宝和财付通在国内第三方支付领域占据主导地位。有消息称,截至2018年上半年,财付通沉淀的备付金规模已超过4000亿元,即便按最低年化3%的收益率,其坐享的利息也在每年120亿元之上,这部分收益被杜绝,意味着腾讯金融将少掉一大块收入。

  不过,在王蓬博看来,“断直连”对各支付机构收入影响不一。腾讯金融等规模庞大、业务结构多样,影响相对不是太明显;而一些中小型支付机构受监管影响将减少30%-50%收入。

  今年1月16日,腾讯金融科技通过官微发布了一篇名为《断直连前后的100个日夜,财付通做了什么?》的文章,宣布财付通已完成账户备付金100%集中交存工作。

  腾讯内部人士上周在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时回复,备付金是针对所有第三方支付机构的政策,不只是腾讯面临的问题,也相信这一政策会对行业有帮助,这样的规范也会推动行业来一场向更深层的金融科技服务变革,创造多元收入结构。

  >>>收入增速创三年多新低,坐拥C端优势的腾讯面临B端挑战 

  华商报记者注意到,从最初的支付业务起家,腾讯金融版图已横跨第三方支付、保险、银行、证券、基金、征信、小贷等多元领域,牌照种类丰富。在营收层面,支付业务仍是腾讯金融的大头。

  去年前三季财报显示,腾讯其他收入537.6亿元(未经审核),其中第三季度为202.99亿元,占收入总额的25%,而其他业务主要是由支付相关服务即云服务组成。再加上财报披露的云服务收入“本年首三季的收入逾人民币60亿元”,不难看出,支付相关的金融业务,对于腾讯金融本身甚至腾讯业务版图中的营收重要性正在不断提高。

  金融走到台前的背后,是腾讯游戏业务下滑和整体营收放缓。华商报记者查询其财报显示,腾讯去年三季度网络游戏收入下降4%至人民币258.13亿元。而当季腾讯总收入虽然比上年同期增长24%,但增速已经创下13个季度以来新低。“游戏等优势项目赚钱能力放缓,加上国内互联网用户增长面临天花板,促使腾讯在寻求金融等新的业务增长点。”王蓬博认为,依赖于QQ和微信的庞大用户基础,是腾讯支付可以轻松实现利润转化的原因之一。

  虽然支付增收的基础难以被撼动,但在C端红利渐逝的背景下,马化腾早在2017年腾讯员工大会上就说:我们需要更多TOB的能力。

  有金融行业分析人士告诉华商报记者,由C端向B端转道,是由腾讯用户和产品基础决定的,因为腾讯金融主要靠QQ和微信等社交客户发展而来,这些客户都是C端客户,支付是他们最常用的场景。然而,与商家即B端的接触比较少。如何在金融领域分得更多的蛋糕,则是腾讯需要谋划的事。同时,在海外支付业务方面,微信、QQ等社交工具的流量和粘性对腾讯金融的助力是有限的,如腾讯的海外金融投资布局是从去年三月才开始。

  中国电商中心特约研究员董毅智告诉华商报记者,“这是腾讯基因的问题,本来起家是靠社交和游戏,所以其基因就是C端比较强。相比之下,其在B端的拓展方面做了很多努力,但一直做的并不理想,因为基因短期内很难改变。但不管如何介入,肯定要符合监管,因为金融行业的特殊性是比较明确的,对其的确是一个挑战。”

  >>>互联网巨头都在忙着分拆上市,腾讯为何还要将金融业务绑锅? 

  近两年来,互联网巨头们都没闲着,忙着将金融业务分拆,为以后的独立上市做准备。

  蚂蚁金服目前已完成140亿美元融资,估值超过1500亿美元;百度分拆了度小满,获得了19亿美元融资;京东拆分了京东金融,获得多轮融资,去年更名为京东数字科技;小米上市前,已经将金融业务分拆;360金融也在赴美IPO的征途之上。此外,滴滴、美团、头条系公司都忙着推广泛金融业务,欲在市场中分一杯羹。

  有所不同的是,腾讯金融业务在很长一段时期并未独立。“我们没有必要为了拆分而拆分,也不会去玩儿什么‘财技’(资本运作)。”早在2017年两会时,马化腾就公开表示,金融最核心的问题是稳健。

  从现实角度看,分拆上市无疑将让投资者看得更清楚,给业务发展带来更多资金流量。对于集团化发展的大型企业而言,优质业务分拆是必然趋势。因此,有观点称,腾讯金融业务一直不独立分拆,可能存在监管考虑。为了避免被外界过多关注,从而带来政策压力。

  前述腾讯内部人士对华商报记者表示,支付是腾讯金融体系中最强势的业务板块,由此产生的营收结构对于业务分拆以及内部管理体系也会有不小影响。

  西安交大管理学院特聘教授仝铁汉认为,每家企业的运营模式和发展诉求都不一样,未能分拆上市可能与以下四方面原因有关:一是相关业务板块并没有迫切的融资需求;二是出于发展战略的考虑,企业觉得分拆上市时机不成熟;三是受内部管理因素影响;四是整体核算运营效果、利润指标等比较好。

  有业内人士认为,“断直连”对腾讯金融的利润有影响,但影响更大的却是监管加强对其“扩张”的影响。腾讯金融凭借自己强大的微信生态,完全可以高举高打,抢占更多B端和更多的消费场景。同时,将金融业务单独分拆,持续做强,按照目前腾讯的全产业链牌照,是顺理成章的事情。然而,腾讯却没有在金融业务上持续攻城略地;也没有将腾讯金融进行分拆。很大的原因是管理层对互联网金融的监管愈来愈严,面对持续收紧的监管,腾讯金融不愿意高举高打,“金融最核心的问题是稳健”,开始徘徊在“十字街头”?

  前述腾讯内部人士给华商报记者回复,“腾讯金融科技业务徘徊十字街头这样的说法是误解,腾讯金融科技业务增长不仅没有放缓,而且保持着不错的发展速度和质量。”

  “我认为还是存在分拆的可能性。因为金融和其他业务还是存在很大差异,这种差异性可能只有分拆才能解决。”董毅智说。

  >>>腾讯金融几乎把宝全押在微信生态,或成不可忽视的风险 

  微信的强大众所周知。早在前几年,腾讯整合了支付(微信支付、QQ钱包、财付通)、理财(理财通、微黄金)等几条主业务线,还以控股、参股的形式分别参与了微众银行、微民保险等公司,借此又将触角进一步延伸到信贷、保险等重要的业务线上。简单来说,就是把腾讯金融的业务一个个的装进微信当中。

  据悉,在微信九宫格中有一席之地的微粒贷,在2017年8月便突破了1000亿元的贷款余额,这数字大概相当于四大行一个省级分行的贷款余额规模。从这个意义上说,微信和腾讯金融相互需要。

  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腾讯金融大部分业务都借助微信而展开,用户、流量、场景、数据等层面都与微信发生着紧密的交互,这也是腾讯金融难以独立发展的重要原因。换个角度说,腾讯金融几乎把“宝”全押在微信生态,这是不可忽视的风险。一旦微信出现什么风吹草动,对腾讯金融来说无疑是“致命的”。

  “押宝微信有风险,也正常。好不容易抢到一张移动互联网门票,腾讯肯定不会轻易放弃的,而且还有很多可以深耕的事情,至于说这个生态能够持续多久,这是互联网企业要面临的问题。但只能顺其自然的发展。”董毅智认为。

  前述腾讯内部人士在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时并不认同这样的质疑,其回复称,“腾讯金融科技的价值观是一切以用户价值为依归,以用户需求为出发点,通过微信、QQ两大社交平台为亿万用户提供满足不同场景的、个性化及多元化的金融服务,这就是腾讯金融科技的本源和初心。腾讯对金融始终抱有敬畏之心,相比于速度,腾讯金融科技更看重用户体验、资金安全,我们相信稳健前行才能安全穿越一切。”

  华商报记者 查京京

(责任编辑:关婧)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