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信托2018冰火两重天:谁利润骤降,谁成为黑马

2019年01月20日 07:23    来源: 经济观察报     蔡越坤

  过去的2018年对于金融机构而言颇感“寒冷”,信托亦不例外。

  超60家信托公司在银行间市场逐渐披露未经审计的财务报表显示,近6成信托机构2018年净利润相较2017年出现下降,其中,华融信托降幅超90%,中粮信托、新华信托降幅超80%,中江信托下滑超70%……

  一位华东地区信托机构研发部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记者称,就整个行业市场来看,多数信托机构净利润下降,一方面是因为2018年信托机构在展业过程中,受资管新规影响限制,尤其上半年,信托规模在压缩;另一方面是,今年二级市场一直在震荡下跌,信托自营等受影响较大,各种原因叠加起来,信托公司业绩出现下降也很正常。

  另外一位华北地区信托人士解释,2018年以来,监管部门持续加强对通道业务的监管,推动金融去杠杆,信托通道业务规模明显减少,行业承压明显。

  谁净利润骤降

  虽然安信信托、陕国投信托、山东信托三家上市信托公司业绩尚未披露,信托公司的营业收入、净资产、净利润等排名并非最后结果,但是各家信托公司在银行间市场披露的未经审计财务数据,可能与年报数据有些许出入,也足以引起从业者关注,代表了60多家信托公司大致的业绩“沉浮”。“赚钱”与否是衡量信托机构发展的一个重要的指标。2018年,不仅近6成信托机构净利润下降,“头部”信托机构也受到波及,净利润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降。

  截至目前,2018年最“赚钱”的信托机构中,中信信托、平安信托、重庆信托“稳”做前三把交椅。中信信托净利润超34亿元,平安信托净利润超31亿元,重庆信托净利润超30亿元。而目前,净利润超30亿的也仅有这三家。

  尽管如此,“头部”的信托机构之中,中信信托同比降低近3%,平安信托净利润同比降低18.7%,重庆信托同比降低9.1%。

  净利润在第二梯队的信托机构中有华能信托、华润信托、中融信托。华能信托净利润超24亿元,华润信托、中融信托净利润超21亿元,相差不大。目前,净利润在20亿至30亿元的信托机构中仅有这三家。

  净利润在第二梯队的信托机构中,华润信托净利润同比下降1.5%,中融信托同比下降23%,而华能信托净利润却同比增加15.9%。

  “头部公司由于基数大,受到影响更大,总体来说稳住了就是好事。”一位信托行业人士认为。

  另外,安信信托业绩也比较受关注,因为,2017年其净利润在行业排在第二名。但是,据安信信托2018年三季报披露,因为投资上市公司印记传媒“失利”,其前三季度营业收入下跌69.5%,净利润更是暴跌99%。虽然安信信托2018年全年业绩尚未披露,但是恐受影响也比较大。

  长安信托一向在财富端布局受业内认可,不过2018年,它的净利润仅为3.8亿,下滑超60%。

  不仅“头部”信托机构受整个行业影响出现下滑之势,2018按照目前披露数据净利润“垫底”的信托机构的净利润下滑更加明显,均超50%。其中,中粮信托净利润下滑超80%,华融信托净利润下滑超90%,中江信托净利润下滑超70%,新华信托净利润下滑超80%,华宸信托净利润下滑超50%。

  值得注意的是,华融信托净利润在2017年排名尚且在“中下游”,2018年底,华融信托净利润排名基本“垫底”。而中江信托因为在2018年是信托计划的违约“大户”,净利润下滑也不难理解。

  一位华南地区信托公司人士分析,2018年,在实体经济承压,资管新规“降杠杆、去通道、限非标、破刚兑”的背景下,行业整体资产管理规模和盈利能力呈下降趋势,而随着信托行业进入新的发展周期,不同信托公司之间的发展差距迥异,行业前十的信托公司亦出现分化。中信、平安等传统头部公司的经营利润保持稳健态势可谓不易。

  “头部”信托的“奥秘”

  虽然“头部”信托机构与中下游信托机构的净利润等指标相距较大,一方面与公司历史发展背景有关,一方面也与公司的经营管理战略布局有关。

  2019年已然到来,信托机构逐渐开始召开经营分析会,一方面对于2018年的成绩进行回顾总结,另一方面,也对于2019年进行布局。

  虽然信托业2018年受监管影响较大,行业承压明显。但是,中融信托、平安信托等“头部”信托机构仍然有很多值得借鉴的方面。

  据记者了解,平安信托业绩领先,与公司在风控方面的投入和付出有很大的关系。平安信托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为加强公司的风险管控,2018年平安信托依托平安集团领先的科技优势,通过将大数据与人工智能引入风控,构建了“1+6”智能风控平台。据了解,该平台是行业首个智能风控平台,有助力行业提升整体风险管理系统化水平和主动管理能力。

  虽然平安信托净利润下降,但是平安信托相关负责人指出,2018年公司积极响应监管要求,主动进行了业务转型升级,并基于对宏观经济的专业判断,重点进行了业务布局而非价值兑现;同时,公司也采取偏保守的风险策略,对资产选择更加审慎,重点发展符合国家导向和实体企业需求的业务。

  另外“头部”信托机构中的中融信托也较有代表性。中融信托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58.74亿元,较2017年的65.33亿元下降 6.59亿元,降幅10.09%,仍居于头部地位。

  对于2018年业绩表现,中融信托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此次财报中的其他收入上升明显,而从往年年报推测,其他业务收入中发行收入应该占有较大比例。从实际情况看,中融信托的直销团队中融财富发展较早,目前已相对成熟,这也成为公司重要的新增长点。

  此外,中融信托相关负责人对记者称,从行业发展历史看,因信托公司以产品创设为核心,资金端主要靠其他金融机构代销。近年来,直销渠道建设越来越受到重视,越来越多的信托公司不断招兵买马、加强财富管理业务建设,加快在经济发达、高净值人口密集的一二线城市布局。对于2019年,中融信托相关人士表示,公司仍未来在家族信托、消费信托、城市更新等领域仍将是2019年的重点。

  逆势增长“黑马”涌现

  尽管2018年近6成信托机构净利润下降,但是也不乏净利润逆势增长的“黑马”信托机构。

  净利润排名在10至20名的信托机构中,其中,中海信托净利润近16亿元,逆势同比增长超145%,目前排名在前15名;光大信托超净利润近10.7亿元,逆势同比增长102%,目前排名在前20名。

  昆仑信托、湖南信托、爱建信托净利润同比增长也均超15%,云南信托净利润同比增长也超19%,华澳信托和吉林信托净利润同比增长也均超35%。

  另外,2018年净利润在TOP10的信托机构中,五矿信托净利润为17.2亿元,同比增长超46%;外贸信托、江苏信托净利润均接近为20亿元,同比增长也均超20%;建信信托、中航信托净利润同比增长也均超10%。

  中海信托、光大信托、云南信托逆势增长的原因为何?记者发现,逆势增长的背后多与公司的战略发展部署,公司的经营管理有直接的关系。

  据记者了解,2018年以来,云南信托“加码”消费金融。云南信托总裁舒广在2018年12月份曾表示,正是致力于针对市场和客户的痛点,搭建桥梁,赋能资产与资金两端,为更多积极生活的人提供金融服务。云南信托成立了普惠金融部,创新各类消费金融产品,目前,公司消费金融业务已累计放款1013万笔,放款金额391亿元,累计为超过500万客户提供了服务。

  据记者了解,2018年光大信托不断“招兵买马”,尤其是在一些创新项目领域。此外,2018年光大信托在财富端布局也在加强,在全国各地增设不少财富中心。

  面对复杂多变的外部环境,在2018三季度总结会时,对于未来工作,五矿信托提出,公司要关注科技金融领域,加大技术投入,创新业务模式,培育核心竞争优势,逐步发掘新的、可持续的利润增长点。这也可看出公司的战略布局对于公司的影响。

  上述华东信托机构研发部人士对记者表示,信托公司业绩大幅度上升,首先从常理上来讲,不太可能是以往的公司本身传统模式的一个扩大再生产,如果是简单的扩大再生产的话,肯定是不会有这样增长幅度。一定是在战略思路上面有一个很大的变化,或找到了一个相对来说比较新的领域。

(责任编辑:华青剑)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